第五回 太白星指点遇仙丹

+A -A

  特遣长庚下九天,悉将帝命嘱床前。
  人间万恶淫为首,柱史星何染罪愆?
  轻爵禄,播姻缘,雨花台畔去寻仙。
  紫阳隐语传丹药,偏恨藏机不显言。——右调寄《鹧鸪天》
 
  却说那卫旭霞自与云仙会这一番,见过素琼这首玉兰诗,又得了小春月会佳人之期,渡湖归家之后,只有个家僮山鹧儿形影相随,镇日废寝忘餐的思想,几乎害起病来,丧了这条风流俊俏的命儿。
 
  忽一日,于香雪亭中叫山鹧儿烹茶,闲坐想起了自己形单影只之况,乃长叹道:“我思天赋人以七尺之躯,一般生在世界,也有享荣华富贵的,也有处贫穷孤苦的,故不平若此!即如我卫彩这样一个人材,竟使我家徒壁立,一主一仆,箪餐瓢饮,虚度年华,好不伤感人也!更有两件吃紧的事情,牵挂在心:一者所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未审何时得遂求凰之愿,兆梦熊罴以嗣宗祧;二者又不知命中可能勾选中青钱,腰金衣紫,上得封报父母,下得荣荫妻子。”
 
  想罢,复又自解道:“我如今这两件事,虽人生必不可无的,但亦非人力所能致者。假如我这样一个孤苦寒儒,要求佳偶,要显达成名,真个是磨杵作针之难。那有识英雄的眼睛,肯把千金淑媛配我?那有拔孤寒的主司,肯把一生富贵付我?”
 
  乃又想道:“若依我今日之论,难道终身无佳人作配了?又难道老于这腐儒了?我且不免学那董仲舒,不窥园奋志一番。今科入试,倘得侥幸一捷,不怕没有玉人作匹。那时或者去图这素琼小姐,有成就之机,亦未可料也。”
 
  正是:
 
  欲求生富贵,须下死功夫。
 
  乃对山鹧儿道:“有茶取过来吃。”
 
  鹧儿道:“茶已烹熟多时了,见相公在那里自言自语的思想,不敢来惊动,只怕冷了,且先吃杯儿,待我再去烹来吃罢。”
 
  旭霞将来吃了,乃道:“鹧儿,你道我在此思想些什么来?”
 
  鹧儿道:“小奴也度得出相公的心事一二。如此闲着眼睛的思想,必非是别样事情,自然是前日到苏州去游玩,看上了人家烧香女子,眉来眼去了一番,害相公相思。”
 
  旭霞道:“呸!难道我为着这样没正经,也值得去费神思?是为着功名之事。目下要用功一番,倘后日去应试,得一举成名,不枉老爷昔日望我之意。”
 
  鹧儿道:“原来如此。相公若得肯用功,不似平日这样喜欢闲游,读几年书,做了个官儿,不但耀祖荣宗,连这小奴也兴头兴头。”
 
  旭霞道:“我今晚就要看书了。你去拂拭好了书案,安排些夜膳来吃。”
 
  鹧儿答应而去。
 
  旭霞又取出那芳姿遗照来玩味过,又口诵他的玉兰诗一遍,赞叹不住道:“素琼小姐,我这里时刻想慕你的闭月羞花之貌,剪冰裁雪之才,只怕你拿我这两首诗去看不上眼,倒不以我为念。我如今砺志书诗,磨穿铁砚,倘能功成名就了,图得你为妻,卫彩生平之愿足矣!”正想间,鹧儿进来道:“相公吩咐,书房已经扫干净了,请吃过夜饭去看书。”
 
  旭霞进去吃了,便走到书房中去,点青灯,埋头芸案,悬梁刺股的吟诵书史,直坐到山鸡初唱,觉得身子困倦,和衣而卧在床,才朦胧的睡去,竟做出一个梦来。
 
  看官们,你道卫旭霞做的是甚么梦儿?竟是玉帝遣太白金星下降,要指点戒谕他而来。那金星的妆束,道他怎生打扮?有一阕《西江月》词为证,但见他:
 
  头戴东坡巾样,身穿白色镶袍。
  黄丝绦系枉风飘,粉底儿靴踹着。
  雪鬓花须银面,素鬃拂麈频摇。
  鸠筇连击嘱哓哓,点破迷途免学。
 
  那太白金星摇摇摆摆的走到旭霞床前,嘱咐道:“卫彩,细细听我道来。我乃上界太白金星是也。天帝遣我来戒谕你一番,更要指点你前途休咎。你本是玉皇殿上的柱史星儿,因与人间记功书过差了,谪贬为凡。原付你有封侯之分的,但不该去淫那两个尼姑,扰乱清规。伽蓝奏疏,上帝见之发指。颠播你姻缘,降你爵禄,后来只好发个科甲,做个平常官儿了。你的姻缘当在百里之内,三九之年,自然圆聚,但还有一番周折。明日可到山南雨花台去,求一游仙,他自然发付你来。切须牢记!我自去也。”
 
  嘱罢,竟自去了。
 
  却说那旭霞梦中,被这太白金星嘱咐了这一番,朦朦胧胧的醒转来,见得灯又灭了,鹧儿又熟睡在那边,只得立起身来。走到窗前,仔细看时,且喜月尚未落檐头,还有微光,遂临窗坐下,暗想道:“这个梦儿来得古怪,怎的上苍遣这太白长庚来托梦,说我原是天上谪星,又是有封侯之分的,为着淫了尼姑,颠播姻缘,降减爵禄。我想起来,淫了尼姑尚然罪透天门,难道破了素琼小姐的身,是一个黄花闺女,玉帝反不责罚,金星倒不说起?我道此夜毕竟是那了凡有些跷蹊在内。莫非算个金蝉脱壳之计来哄我?如今总之不要去细推详了。古语有云:‘万恶淫为首’。这样事体原不是要巴出身的人做的。”
 
  乃叹口气道:“也是命该如此。那日同了杜卿云一齐回去了,是一桩好事。不知为什么独留在庵,被他勾入迷魂阵里,失于操持,害了终身。目今喜得还有一半好处在后边。原许有科甲之分,又指点我姻缘在百里之内;但是有什么‘一番周折’,教我去寻游仙指示。我想起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待天明了,须索悄悄的走一遭,或者果然有遇,也不可知。”
 
  正想间,只听得鸡声三唱,宿鸟喧林,月落檐头,东方开曙,渐渐的天明了,乃叫鹧儿一声:“起来。”
 
  鹧儿在梦里,听得呼唤,慌忙的爬起来,穿了衣服,走到跟前道:“相公平昔夜里不读书,要睡到日上三竿。昨夜用了功,今日为何倒起来得恁早?”
 
  旭霞道:“我要出去会一朋友,趁早打点朝饭来吃。”
 
  鹧儿道:“莫非相公才读得半夜书,又没心想了,要出去游山玩景?”
 
  旭霞道:“不要你管!你自去收拾。”
 
  鹤儿答应而去,不一时将面水来与家主用了,即摆茶饭来吃过。整好衣冠,吩咐鹧儿一声,遂步出门儿,望外走去跋林寻径。
 
  过了虾撤岭,来到山南雨花台前。寻踪觅迹,竟不见有什么仙人的影儿。旭霞气的盘山度岭,约莫走了数里路,觉得腿酸脚软,见一株大松树下,遂坐于石上,在那里思想。又见一个樵夫远远唱歌而来,旭霞侧看双耳细细听他。你道唱的是什么歌儿?竟是几句警世之言,歌曰:
 
  朝樵苏,暮樵苏,布衣粗粝乐妻孥。奸淫犯罪无我分,富贵荣华也任他。一日十二时中多少风波险,偏是樵夫稳稳过。
 
  那樵夫一头走一头唱,见了旭霞坐于石上,乃道:“前面山坡上一个戴巾穿道袍的,坐在那边,这里又是一个。”
 
  旭霞听得了,乃疑想道:“莫非就是仙人?”
 
  欲要问一声儿,可怪他飞奔的去了,只得立起身来,依这樵夫的来路,走上前去。只听得松林深处冬冬的响,有似唱道情的声音。一步步走近松林里去,只见一块大石坡上坐着个人儿。你道他怎生打扮?但见:
 
  头戴纶巾,恰似孔明模样;身穿道褶,浑如回道形儿。腰间系一条丝绦,挂一个斑点葫芦在上。脚下着一双棕色芒鞋。左手执一筒渔鼓,右手捻两爿竹片。打坐于石坡之上,在那里高高低低的唱。
 
  旭霞见了,心里想道:“这样打扮,自然是仙人无疑了。”
 
  听他唱毕,遂走近身去,深深下拜道:“凡子卫彩,今日特来寻访大仙。幸得相遇,乞求指点。”
 
  那人道:“我乃一云游散人,怎敢叨个‘仙’字?文士请起。敢问家居何处?怎的晓得贫道在此,重蒙赐顾?”
 
  旭霞道:“凡子家居本山长圻,梅林茅舍。只缘童年早失怙恃,齑盐守困,埋迹芸窗。昨夜五更时分,朦胧睡去,梦中忽见太白金星,立于面前,指点前途,戒谕以往,道卫彩后来婚姻有一番颠沛周折,教我来求大仙指示。”
 
  那人道:“原来是上苍遣星指点来的,不如与你直说了罢。我乃天台山石榴洞张紫阳是也。今日偶尔云游到此,不道又被天公漏泄,使你来问。你婚姻之事,果然天公罚你一番,颠沛迟延。中间更有一段风波,起于平地,也少不得我于中效劳一番。我今先付与你丹药一丸,牢佩在身,后来自有应验。”
 
  说罢,即于葫芦中倾出一粒金衣丹药,授予旭霞,乃道:“那丸丹药是完聚你婚姻之事的。”
 
  旭霞受了丹药,作揖下去,及至抬头起来,那张紫阳的影儿也不见了。旭霞此时,心上惊疑不已,乃道:“昨宵得梦,今日准准的遇着仙人,这也真个古怪!想我后日也还略有些好处。”
 
  原由来路,欢天喜地的过岭而归。
 
  到了门首,恰好鹧儿在外,山扉洞启在那边,一径走到书房中去坐下。鹧儿见了家主,忙去收拾茶饭来吃了,乃问家主道:“相公今日出去了大半日,要会朋友,可会得着否?”
 
  旭霞道:“是会着的。”
 
  鹧儿道:“还是男朋友女相知?曾留相公吃些点心么?”
 
  旭霞道:“痴奴才,胡说!”鹧儿见家主骂了一句,还转身出去,走到门道,劈面撞着了杜卿云到来。鹧儿道:“杜相公,今日恁风吹得到我家?”
 
  卿云道:“特来望望你们相公,可在家里么?”
 
  鹧儿道:“相公绝早出去了,才回来得,在书房中看书。”
 
  卿云一径直到书房里面,见了旭霞乃道:“表弟在此用功么?”
 
  旭霞忽见卿云立在面前,喜不自胜,连忙走来作了揖,启口道:“外日连扰而别,倏焉两月余矣。日日相慕,恨一水之隔,犹如海角天涯。迩来母舅两大人并阖宅起居得意么?”
 
  卿云道:“也没有什么好,没有什么不好,只是照旧平平。但表弟孤单独处,家严、家母常在舍思想着了,觉得寝食不安,着实在家怜惜表弟。”
 
  旭霞听了卿云这两句话,忽然间想着了父母,遂潸潸然的流下泪来,拭干了乃道:“为外甥的处此孤苦之境,连累尊长牵挂,害他寝食不安,都是我之罪也。”
 
  卿云道:“这是至亲骨肉,出于肺腑之情,一毫勉强不得的。”
 
  旭霞道:“正是休戚相关,自是彼此同然,岂是寻常人所可比者?”
 
  说罢乃道:“今日正处寂寥,蒙表兄降重,以叙亲情,慰我渴想,真快事也!但敝处荒僻,更兼家窘,一味山蔬野菜,简慢怎处?”
 
  卿云道:“表弟何得讲这样话儿!弟此来非为贪于宴饮,一者举家牵挂,道是表弟久不入城,来探望一面;二者为秋闱在即,家严道是表弟在家看书无伴,特命我寻下一所僻静僧房,要表弟同去用功,彼此有兴。后日进场,倘图得个侥幸,也是好的,故尔特造高斋。”
 
  旭霞道:“蒙母舅大人垂念,又承表兄见爱,实弟之幸也。但弟阮囊如洗,去的时节,亦必略带几金,少贴薪水方好。”
 
  卿云道:“表弟差矣!若是家严与弟两人平日有悭吝之意的,今日也不来拉表弟了。”
 
  旭霞道:“既蒙如此厚爱,功名又是己事,焉敢有违?自当同去便了。”
 
  说罢,吃过了茶,备些蔬肴夜膳来吃了。两人在灯火之下,又叙谈了一回,便抵足而睡了。正是:
 
  客来随分家常饭,唯薄酒三杯两盏。
 
  到得天明,二人起来梳洗过,吃了朝饭,同卿云游山玩水一回,归来宿了。明日遂收拾了琴剑书箱,吩咐鹧儿看好家里,乃一齐登舟,出了长圻。
 
  恰好风恬浪静,湖光山色,潋滟空藴。两人在舟,对景谈心,你道好不豪兴!正是:
 
  一叶扁舟泛水滨,两人促膝话衷情。
  浮鸥沉没湖光里,荡漾轻帆破浪行。
 
  那旭霞、卿云二人一齐渡湖到郡去了。不知到什么庵观里去用功,且听下回分解。
 
  旭霞婚姻事亏了表兄,功名事亏了母舅,今人便少此等好亲眷。旭霞认了凡作素琼,到此时方才疑起。长庚星不已笑得齿冷耶?

推荐阅读:闺门秘术春消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双和欢无声戏欢喜冤家玉楼春人间乐桃花庵情楼迷史霞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