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许探花嫌遇嫌表章葬娶 居公子美娶美花烛成亲

+A -A

  词曰: 
 
  昔时已谢可相忘,何必又商量。
  强逼是彷徨,急上陈情表章。
  美郎亲迎,洞房花烛,守待才郎,
  共嫁是才郎,说明后,情长意长。——调寄《太常引》 
 
  话说许绣虎被王谦六缠了这半日,今虽别去,心内甚不喜欢。因又好笑道:“他这段眷爱,要我为婿之心,殷殷念切。况且又蒙他夫人放走,今反于心,只觉当日固执。但我如今与居倩若已订良朋,且又与他妹子结姻,万无移易。则来小姐之情缘,只好作来世姻缘,以续今生之负情罢了。只是我今名愈高贵,其虑愈多。试看古来当权显要,为儿女姻亲不从,而受累者不步。如今不必求于古,而验之于今。昔来公欲以情若为婿,岳父不允,惊动长安有女之家愿招为婿。我岳父上表乞归,只恐患起萧墙,岂不是识时务之俊杰!我如今只得效而行之为妙。”
 
  正想间,不期他叔父回朝,走来与他说话。因见他颜色有异,遂问道:“贤侄为何神情恍惚,莫非寂寞所致么?”
 
  许绣虎道:“非也。今侄儿有事关心所致耳。”
 
  许近是道:“贤侄有事,何不明言告我。就理论事,亦可解分。”
 
  许绣虎道:“人生莫不以婚媾为念,不意侄儿尽以姻亲嫁祸,将来不得不忧耳!”
 
  许近是听了,忙问道:“向日贤侄初到时,说已聘定了居小姐为侄妇,是佳偶矣。所望成名,即荣归娶。如今好在迩,何得又起隐忧,以祸虑之,殊令不解?”
 
  许绣虎道:“侄儿亦以成名为完此佳偶,谁知又生竞端,是可虑耳。”
 
  许近是大惊,道:“这又奇了,莫说贤侄已中探花,即使尚为贫士,亦是我的亲侄!况且居行简索行端方,立言不苟,既念年谊,许结丝萝,总不然复有豪贵以变此盟么!却争竞何来?”
 
  许绣虎道:“豪贵实有,居小姐之盟终无变易。只这争竞,却是不免。”
 
  许近是道:“姻亲既不变更,有何争竞?你且说豪贵是谁?”
 
  许绣虎道:“这个豪贵,不是与居小姐争竞为婚,却是与居小姐争竞侄儿为婿。但侄儿之身不可分,心亦不能为二。既无分身之法,二者不可得兼。则权贵势焰相加,而患自至矣,岂不可虑!今在叔父之前敢不实告。”
 
  遂将来应聘觅婿,公子诱逼之事,细述一番。“不料今日来公又托王举人来议亲,缠扰了半日,好不耐烦,不识叔父何以教之?”
 
  许近是想了半晌,道:“这事果是两难。贤侄还是允与不允?”
 
  许绣虎道:“小姐姻亲生死不渝,万万不允。如今小侄想来,这来应聘不过官尊权重,以势欺压侄儿。侄儿拚弃此职,以归林下,完居小姐之姻,志愿毕矣。”
 
  许近是道:“除非如此。若不允亲,必要寻衅,受累不浅。如今趁他未动,今夜写成表章,明早面陈,得能赐归,来应聘亦无隙可乘。回去即与居小姐完姻,彼也无望了。”
 
  许绣虎即连夜做成表章,五更入朝。朝过,俯伏丹墀,天子问是何臣。许绣虎奏道:“臣蒙圣思,新授探花许汝器谨具陈情,伏乞睿鉴。”
 
  天子命内臣接来,龙目看去,见奏的是:
 
  新科探花许汝器,谨奏陈情事,臣蒙圣思。臣以草茅贱士,一旦擢以探花,此不世之隆恩,希逢之遭际,敢不尽忠以勤报效。臣幼失怙憗,零仃孤苦,在此不识不知。迨及长成,每抱欲养不能之戚,至今两骸尚露,此乃饮泣于心者也。臣又念父母在日,为臣结婚居氏,久在笄年,乃臣不谋衣食,焉能娶妇,惟发愤诗书上达,以完家室。今遂所怀,不能不日夜思维两亲未葬,孝行有亏,少女愆期,伦情缺典,是以匐伏陈情,赐臣归里葬亲、完娶。使臣父母入土为安,娶妻延祀有望,则死者衔恩,而生者感戴也。伏乞假臣数月来朝,以展犬马于无穷矣。谨奏陈情,不胜待命衔恩之至。
 
  天子览完,不胜恻然,道:“自古之忠出于孝子。今有孝子,而使其父母未葬,有妻未娶,岂盛世所宜见也!朕今赐汝归葬两亲,助你千金。再以彩币千端,黄金五百,赐汝完姻,限期一载来朝,以佐朕躬。”
 
  许绣虎山呼万岁,谢恩退出。此时来应聘闻他决意辞亲,正欲寻隙以势相逼,忽闻此信,欲待入朝谏阻,以女妻之。怎奈旨意已下,无可如何。我今且放他去,少不得有日来朝,岂肯轻轻放他。
 
  事不知因真鹘突,见机而作是能人。
  早知日后欢同笑,悔却从前怨怒嗔。
 
  却说许绣虎退朝回至府第,早有内官带了多人,扛抬许多御赐物件而来。许绣虎忙排香案迎接,拜受谢恩。礼毕,太监自回宫去了。这些在京同年以及同事俱来饯行。许绣虎拜别叔父母起身,打着两面金字大旗,一面写的奉旨葬亲,一面写的是钦命归娶。又有两面是书金字之探花及第。路上逢着州县官员,俱出城远接,好不风光,兴必头头而来。早有报事人,报知居行简。因是女婿从中举、中会元、探花,俱有报录的来报讨赏,故此厅中报条贴满。况且许绣虎感念居行简父子恩情,赘他为婿。一中了会元,即作书与松江知府,明日即到居家送匾额、立旗杆。不久又中了探花,遂日日趋走不停。此时掌珠小姐在闺阁中,不独欢喜无限,而最喜的是目能识人,以为鉴赏不差。
 
  一日素琴看了小姐嘻嘻而笑。小姐见他嘻笑,因问道:“这丫头今日无故,为何笑个不止?”
 
  素琴道:“我想小姐自幼瞒人,将来要露本色。许郎今中了探花,不久回来与小姐成亲,何不礼物旋节,改装以待,学些女子举动,到合卺时不致失礼。倘或那时见许郎作揖,小姐也作起揖来,岂是女子行动!一时便想到此,为何不对小姐而笑也!”
 
  小姐听了,也自笑道:“这话却也近理,只是这男装要改还早。”
 
  素琴道:“这是为何?”
 
  小姐笑道:“等我娶了来小姐成亲之后,与他说明。那时改装,双双待他回来,我在其中摆弄,许郎疑真疑错,如此这般成亲,才觉有趣。”
 
  正未说完,居行简来寻小姐说话,因走入房来说道:“向日许绣虎去时,孩儿前料他,进京倘得成名,来吏部决不忘情于他。不料今日果应孩儿之言。”
 
  小姐道:“来吏部还是好意,还是恶意?”
 
  居行简道:“好意竟是恶意。他见许绣虎中第一名举人。因是一个举人,不足为他女儿之配,反为许绣虎暗晴夤缘中他会元,又暗托近守将他中了探花。以为这个美婿拿得千稳万稳,遂托了王谦六说亲。先以势压,后以势吓,逼他允亲才罢。”
 
  小姐道:“他可曾允么?”
 
  居行简道:“他主意拿得定,不肯负我,坚执固辞。又恐他暗害,竟上了一道陈情表章。蒙天子见怜,赐他荣归葬亲,以完婚好。又且赐币帛千端,黄金五百,如今已出京矣!”
 
  说罢,袖中取出抄录表章与小姐看道:“如今孩儿作何商量?来小姐事情亦早计议,莫待临时忙乱。”
 
  小姐笑道:“父亲不必忧虑,孩儿已筹之熟矣!他今奉旨葬亲,必先公而后私,决不肯先为孩儿到此。若先到此,岂不虑来吏部之虎视眈眈,以生别议?明日父亲与知府说明,如此这般,事无不妥矣。”
 
  到了次日,居行简来见知府,说道:缺24字“前蒙老公祖为小儿执柯,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以为可待了,口口口所见不同,以暮景之年,急欲使儿媳在前,早得饴孙为乐。治生意尚不果,却得小婿侥幸,忙碌至今。忽于昨日接得邸报,知小婿奉旨葬亲、归娶,不久入境。今治生细细想来,探花既为治生之佳婿,治生之子又为来公之东床,则小儿与来公子是郎舅之亲,探花与小儿亦郎舅之亲,则来公子与探花亦如郎舅矣!彼此结婚,亲亲之谊。昔日探花与来公子之嫌隙,定当冰释。烦老公祖与来公子说明后好相见。”
 
  知府闻言,忙打一拱道:“令婿已登荣贵,来公应释前愆,俱在晚生言白。”
 
  居行简道:“治生还有所请。”
 
  知府道:“更有何事?”
 
  居行简道:“小婿奉旨葬亲、完姻,必先葬亲,而后娶小女。既先娶,恐得未成亲,则小女是探花之妇矣!岂有探花奉旨葬亲,治生不得不使小女同探花,以送舅姑入穴之理!小女视安葬毕即归,以俟择吉,此小女与探花事也!小女既临浙地,愚夫妇与小儿必无不送之礼。既然相送,则小儿之婚,何不以近就近觅一闲室,使小儿与来小姐完百年之好,此乃一举两得之事,不识老公祖肯周旋否?”
 
  知府闻言,连连打拱含笑说道:“令公子与来小姐这段美满姻缘,晚生执柯,以冀来公之盼睐。今又以老先生之闺秀作合探花,晚生则又望于探花矣,敢不从命。”
 
  说罢,居行简别了回去。知府到了夜间,就写了一书,次日差人到嘉兴府与来公子不题。
 
  且说那来公子到了松江,要拿回许绣虎与妹子成亲,却得知府解劝,将妹子许了当日父亲所爱的居公子,遂望内来细细说与母亲与妹子知道。又将聘札交与母亲,自己出外去。他的母亲苏氏,乃是来吏部所爱之妾,生了一男一女。又因正妻亡过,家中大小事情,俱是他掌理,故此称为夫人。今日听见原受了居家的聘礼,心内到也欢喜。这来小姐甚有不喜,见了礼物,走回自己房中闷闷不悦。夫人知他的意思,将礼物收好,遂来劝说。只因这一劝,有分教:花烛笙箫,变出宫商吹别调;牙床锦被,全无云雨说风流。
 
  不知来小姐的亲事如何,可肯相从否,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满江红春香传欢喜冤家桃花庵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无声戏寻欢作乐山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