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居少卿央媒纳聘牵羊担酒 来天官恰逢圭婿掇上青云

+A -A

  词曰: 
 
  有议非赊,今言旧好,聘纳黄荼。
  莫道寒轻,牵羊担酒,亲送君家。
  篇篇似锦争夸,得意处头顶双花。
  谁想增烦,焉知怀恨,忙点归他。——调寄《柳梢青》
 
  话说居行简留住了知府,一面使人备酒,一面请知府到园中看些花草。闲步半晌,家人来报酒席齐备,因邀请入席而饮。饮至中间,知府问道:“适才老先生云,有未尽之谈,不知有何教诲,望乞言明。”
 
  居行简道:“治生姻亲本不该渎陈,今因来公子之干渎,若再隐而不言,终无可奈矣。治生向年待罪卿职,公余之所,尝与来年兄面暇,则有朝夕杯欢,见小儿聪俊,托人结秦晋之婚。彼时治生以为小儿年有可待,力辞不允。谁知传满长安。有女子家,纷纷愿婚,治生一口力辞。又恐力辞中毒,不若退位苟安。又不意退位之后,来年兄升迁如此之速,迩来又属意于许生。但许生有婚,固即以触来公子之怒,诱禁而逃。今又必欲追回成就,而亲纳之。口便不口口,岂不有辱于来公!今治生细细想来,来公之女,公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许生为来年兄今日之爱,不知许生已受婚矣。小儿亦来年兄昔日之爱,尚未有婚。治生意欲烦老公祖申践前言,复两姓之婚,不识老公祖肯亵一言否?”
 
  知府听了,大喜道:“冢宰公前既有此一段美意,则来小姐之愆期而待者,未必不为令公子而愆期也。此中天意,人力安能强求。”
 
  遂满口应承,欢然别去。正是:
 
  计就谋成只自知,他人作鼓绝无疑。
  行藏到底无须破,也是天缘分所宜。
 
  知府别过,见天色渐晚。遂回衙内。次早即到来公子寓处,相见说道:“昨蒙见委,若执一偏,几乎使弟得罪居老先生。弟今请问仁兄,尊公在朝无论远年近日的事情,老仁兄可能尽知否?”
 
  来公子笑道:“实不相瞒,家君只生我兄妹二人,朝夕不离。舍妹虽为家君钟爱,而小弟更尤过之,家中事情实不有瞒。”
 
  知府道:“闻得昔年令尊公,曾将令妹欲许居老先生之子倩若联姻,这事可真么?”
 
  来公子道:“这事怎么不真!那时小弟同舍妹俱在京中,常闻家父时常称说君家之子貌美才多,要将妹子许他。又说他家生得好儿子,我家不如。使我耳内听得好不耐烦。后来亲事不成,我到也快活。”
 
  知府听了,笑说道:“偌大长安岂无一佳婿可觅,而独注意于居倩若?今令尊公之意,有何所见,又独注意于许绣虎?则许绣虎之人才大约与居公子相仿矣!今日欲偕婚好,而许绣虎不肯允从,甘心遁去。小弟只道书生命薄,昨日居老先生说起许绣虎之先尊与居老先生有年家世谊,自幼与居老先生之女订成婚好。但以许生椿萱俱逝,家业凋谢,然而姻亲有存,不能草率成亲,遂而笃志芸窗,以期上达,完此婚好。孰知仁兄遵令尊之意,势必成亲而后已,所以来见居公。居公留于书房,以待择吉完??儿女之亲。又不期为仁兄访知,竟以脱逃具词,小弟不察,差役获逃,而仁兄恰遇许生,又为居公救出。小弟如今想来,许绣虎已作居老先生之东床,必无再强以允令妹之婚。令妹决不肯嫁纨绔,以玷门楣。但天下择婿一事,最是繁难。令尊公当此铨曹,王孙公子中岂不留意,而独留意于居、许二生?则居、许二生之人才,可想八九。今既不得于许,莫若得之于居。昨日已知居公子尚未有亲,小弟意欲为媒。以遂令尊公之初念,不知老仁兄肯使小弟吃杯喜酒么?”
 
  来公子听了大喜道:“这许绣虎,我今实恼他不中抬举的小畜生!我也有些不情愿将一个如花似玉的好妹子,落他狗口。到不如依你的主意,遂了我父亲先前中意的居家儿子罢,趁我今日在此,只叫他备一副极盛的聘礼送来,也好替我妹子喜欢喜欢。”
 
  知府也笑道:“这个容易。请问仁兄,可要禀知令尊公大人么?”
 
  公子笑道:“这又是你的迂腐之谈了。若使当日居家允了,此时我妹子的儿子也有了。看起来,这是旧亲新做。况且我父亲托我要许生,故一切事情的权柄在我手中,你难道不晓得长兄为父的道理!”
 
  知府微笑,只得连连道是,辞别而去。正是:
 
  富豪公子易憨呆,若不憨呆是妙才。
  今日若无呆主意,后来怎得笑盈腮。
 
  知府果然来见居行简细述允亲之事。居行简父女商议停当,择了吉日,竟是知府为媒,押着居家的礼物,进到来公子寓处。来公子见聘礼不薄,遂欢欢喜喜一面款待知府,一面打发居家人回去。来公子过了两日,作别知府,临行烦他致意居亲家,打点迎娶,且按不题。
 
  且说这许绣虎到京拜见叔父母,遂潜心着意早晚温习。他叔子替他援例在任进场,果乃学无老少,达者为先,直做得篇篇如锦,出场甚是得意。许近是叫他誊写出来,看了不胜欢喜道:“若论文字,推解无疑。只是援例入场,主司不肯举荐,然亦不出五名之外。”
 
  到了揭晓日,报人报到衙来,果中了第二名亚元。许近是更加欢喜,以为眼力不差。许绣虎拜恩房师,房师道:“学生已将贤契作元,誊榜时,主考见贤契援例,恐违祖制以招物议,是以有屈。”
 
  许绣虎感谢回来,即修书固封,遣发居家老仆回去报喜。自此与同年日日往来,拜望不绝。
 
  这来吏部因见题名录上,中试举人第二名许汝器是浙江嘉兴府人,原是我同乡。暗想道:“我处并无富贵姓许的,只有许璜是工科,必是他的子侄。只不知可是我属意的许绣虎?我如今着人去打听,若是许生,我自有处置。”
 
  即着人暗访,果是许绣虎来京。他叔父与他援例,入场得中。来应聘听明,又喜又恼道:“前日他不允我亲事,固然可恼。若论他人才,今又中了,却是可喜。我今要处置他甚易。要抬举他也不难。我想他先前是个书生,士各有志,到也无法奈他。他今已进一阶,敢与功名为忤,定然不敢执拗。我若托人去说亲,定是依从。只是我今细想,我的官尊已极,虽然择婿不论门楣,只视其人之贤否。他的贤才,我已见知矣。这门楣尚有相悬。我今何不暗暗替他料理,使他春榜高标,则名愈亮,而心自谦矣,有何不可!”
 
  一时想定了主意,暗暗行事不题。正是:
 
  作威作福在权津,顺者和同逆者嗔。
  谁道这等威与福,威威福福自家人。
 
  却说许绣虎忙了多时,才得宁静。不觉又是春天,到了场期,依旧入去。不道笔墨有灵,竟是朱衣暗点。你道一个吏部天官嘱托,主考敢不理依?榜发之日,竟将许绣虎中了会元。这番侥幸异常,连他叔父益增光彩。到了殿试之日,来吏部先从内里暗通关节,要将许绣虎殿作状元。谁知事不凑巧,天子在金瓶之内信手拈出,直拈到第三才是许绣虎名字。天子点中了探花,赐与状元,榜眼游街三日,谢恩出朝。这番荣遇非凡。来家拜见了叔父、叔母,道:“侄儿若非叔父提携,焉得致身如此。”
 
  许近是与夫人各各谦说一番。自此合门喜庆,不必细说。
 
  只说来应聘将许绣虎中作状元,招他为婿。不意天子点作探花。却也不为玷辱。即托向年求居公子为媒的老年人王谦六,与他说知前事。王谦六领命来见许绣虎,叙过寒温,方说道:“请问探花今日荣贵,得谁人之力?探花不可不知,以申知感。”
 
  许绣虎听了,惊愕了半晌,方说道:“学生虽不才,遭此隆遇,实乃平昔寒窗勤苦,一旦见知于主司,主司荐之于天子。天子受命之于天,此乃至公至明,并不私相授受。先生今日忽有人力之言,何欺之甚也?”
 
  王谦六忙打一拱道:“蛟龙变化固是难测。请问探花,贵地显宦者何人?”
 
  许绣虎道:“敝地显宦,无逾于来公,先生为何问及?”
 
  王谦六道:“探花既知来公掌天下之铨曹,摄百僚之去就,言出谁敢不遵,势所然也!晚生今日之来,实有益于探花,可喜可贺之事!”
 
  许绣虎不待他说完,就正色道:“学生侥幸以来,公卿大夫贺喜过矣,焉得又有喜可贺?”
 
  王谦六道:“前喜之贺,乃朝廷爵禄之公喜,以贺之也。今日之喜可贺,是探花之私喜,为私贺耳。晚生实不相瞒,领了来公之命,只因来公有位千金小姐,性具幽闲,貌堪闭月,才过道蕴。来公最为钟爱,无不慎于择婿,每每于富贵贫贱之中无不留意,怎奈绝不可得,以致这位小姐尚然待字。”
 
  遂将向日告假求亲之事,探花不允,细细说出。又将近日为探花暗中谋托得如此这般,方才探花亦不自知。可知会场中,第一道策内不顾忌讳,贺表中少一抬头之彤庭二字,而主试受托,私行改正得中首元。来公犹不以此为荣,必欲得状元为婿。缺36字然今日探花之荣贵,岂非来公提拔之力耶!今知人力所致,必管生感,勿负来公具此一片婆心成全之意。而来公的美意,盖欲招致探花以结翁婿儿女之良姻。今以言明,伏乞俯从,以副来公之愿。”
 
  说罢,竟将策表之有忌者悉为诵出。
 
  许绣虎听了,不觉惊而惧,惧而惊,惊惧半晌,因想道:“若说他不是美意,却表策中果系更改得不差。”
 
  因而定了半晌,只得说道:“学生冒触首辅,意到笔随,忠熏剀切,自亦不知。至于表中之错,竟尔茫然。则来公成我之恩德于无穷,终身何敢忘也!但学生之有隐情,来公不曾加察。今日不得不以实告。”
 
  遂将父母在日,结婚于松江居鸿胪之女。又将来公子一般始末,细细说述一番,道:“有拂来公,不得已也!今又来京,侥幸又蒙来公如此盛意,今后自当铭感于心,终身难报者也!但学生结婚居氏,又岂可变易。欲就来婚,有乖名教;欲就居婚,实负来德。若允来亲,纲常倒逆;若欲两全,学生又无分身之术。为今之计,则将奈何,不识先生何以教我?”
 
  王谦六听了,不胜惊喜,道:“原来探花是东翁居行简老先生之令婿!昔年居老先生在京,有子宜男,字倩若,曾受宗于晚生,与晚生有师徒之谊。”
 
  因又将昔年来公相托言婚于倩若的事,细说了一番,道:“当日居东翁亦托弟致辞于来公,决意致归。今晚生又受来公之托,求亲于探花。口居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晚生细想起来,与其就居行简所操守,不若就来而有益于功名。在探花必能辨之。”
 
  许绣虎道:“功名两字得失,不足为忧喜。学生如今事在两难。宁可弃来而有碍功名,断不可弃居而有乖名教也!愿先生善为我辞,不必再言来家姻事。至于功名得失,学生只听之而已。”
 
  王谦六听了,知不可强,只得起身告别,将此言回复来冢宰。只因这一回复,有分教:仕途窄狭休生忤,姻有盟言岂变更。
 
  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满江红春香传欢喜冤家桃花庵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无声戏寻欢作乐山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