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觌面惊奇疑是疑非魂欲死 题诗达意半真半假舌生莲

+A -A

  词曰:
 
  当时瞥见相逢巧,今日里把人惊觉。
  暗忖欲消魂,愈令忧心悄。
  偌多未解求明告,半幅花笺达意好。
  试问是何人,漫说休生恼。——调寄《海棠春》
 
  话说许绣虎将做成的词曲,唱了一回,洋洋得意。不期被素琴窃听得明明白白,走来报知小姐,念得一字不差。居行简道:“许生才情两见,再若不露机关,未免太忍。我今出去与他说明了罢!”
 
  小姐说道:“露是终久要露,今若说明,又觉直率无味。我想他方才曲内有句‘事到方浓醉海棠’,何不今日在海棠花下与他一见!须如此这般,看他又作何状?”
 
  居行简听了点头,遂走到书室来,笑道:“向来屡劝贤侄开怀静俟,竟不信从。近日我因有事,无暇开释。且喜今日清闲,又值园中海棠初放,已嘱老妻治酒来与贤侄共醉花前。不意走来,却见贤侄神情开爽,与往日大不相同,想是(会过意来,不为愁神拨弄,或者)枯寂之中另寻活泼,触动文机以工笔墨?不然,何乃斗室中,觉得文光直射也?”
 
  许绣虎道:“向蒙年伯谆谆戒谕,小侄愚鲁固执,不能豁然。不意今日愁魔退舍,鬼腕生机,却被老年伯洞察有如犀火。小侄实不敢隐,偶将心事谱入填词,以消积闷,此乃狂奴伎俩,何敢言文!”
 
  居行简道:“古来多少骚人韵士凡有感怀,莫不填写词中,令人传诵,以成佳趣。何不使我一观?”
 
  许绣虎就将录出的词曲呈览。居行简看完,不胜击节赞道:“如泣如诉,如怨如慕,至矣!极矣!即此之善词如伯虎、东坡不过如是!”
 
  说罢,家人已将酒肴置于花前,来请入席,二人到花下坐饮。居行简道:“贤侄有此佳章,可惜见得迟了,不然使优童熟习,在此花间,听他循腔按板,一字字吞吐清新唱来,又不知酒消几何矣。遂说说笑笑,饮了半晌。忽家人来报道:“公子已回,请老爷入内拜见。”
 
  居行简听了,立起身来,故意沉吟道:“正欲同贤侄在此花下畅饮,不期小儿恰归,这怎么处?”
 
  许绣虎听了,十分欢喜,忙说道:“既是世弟远归请见,为子者正当如是,万勿为侄留连,请年伯自便。”
 
  居行简道:“我想贤侄非比外客,我何必要进去。”
 
  因吩咐家人道:“你去对公子说,许相公是年家子侄,不妨出来相见,何必见我于内庭。”
 
  家人领命入去。
 
  此时许绣虎惊惊喜喜。喜的是回来,可问清诗消息;惊的是见面时,不知可得情投意合。等不多时,不期居公子不从书室前面走来,却从前日许绣虎到过的后园走出竹林,望着花下冉冉而来。许绣虎一眼看去,只见那公子覆发飘巾,满身罗绮。前后有几个小童跟随,依着一带曲径雕栏,粉底靴声橐橐而至。此时尚远,许绣虎暗想道:“果然好一位豪华公子!”
 
  及至走近,不觉心中乱跳,暗暗惊讶道:“怎么这公子与我所见的少年相仿!”
 
  及到面前,见几个小童铺下红毡,这公子朝着父亲拜道:“孩儿不能膝下承欢,有亏孝行,请求督责,以补罪愆。”
 
  居行简笑道:“男子志在四方,况我筋力未衰,何足介意。你起来,快与你许世兄相见。”
 
  公子拜罢,起来。许绣虎此时,已看得惊惊呆呆。听见与他相见,连忙出席疾趋,公子先打一恭道:“世兄贲临,篷壁生光。无奈小弟远出,有失趋迎,敢不拜谢过愆。”
 
  因而彼此觌面。许绣虎方得细细看明,不胜惊奇错愕的说道:“老年伯呀,谁知当日所见的少年,使小侄访求不遇,以致魂梦俱劳,无有底止,如今认明,却原来就是年伯之毓俊钟秀,自叹惊疑,世间怎得有些翩翩俊逸。而小侄向来欲结良朋而未能,谁知今日叨老年伯一脉,使小侄得附骐骥之末,何其快也!何其幸也!”
 
  居行简听了,说道:“向来贤侄诉尽苦怀,我只道别有其人,谁知贤侄耿耿于怀者,竟非别人,就是小儿。这般看来,若不留居舍间,贤侄虽走遍天涯终不得遇矣!”
 
  居公子听了微笑道:“小弟才如袜线,毫无寸长,怎当得老兄青目,一至如此,使弟宁不自愧!”
 
  许绣虎道:“弟已有言在先,有愿拜为师之句。今日相逢,敢不拜识而践其言也!”
 
  居行简笑道:“此乃不过贤侄思慕之言。况且小儿实无所学,岂有为师之理!今在世谊,以伯仲相资足矣。若论绣虎居长,倩若理宜拜见才是。只是今日远归,不堪匐伏,只长揖罢。”
 
  二人听了,作了两揖。揖完,居行简即入席上坐,两人东西对坐。家童送上酒来,许绣虎举杯,只沉吟不语。居行简笑道:“绣虎向日怀疑,今已消释,只宜与愚父子开怀畅饮一番才是。又为何停杯,若有所思,这是什么缘故?”
 
  许绣虎攒眉道:“小侄得见世弟,疑团尽释。但胸中尚有踌躇,意欲求明。怎奈一时拙腮心不随口。”
 
  说罢,又想了一想,叫小芳取笔砚笺纸来,题诗一首,送与公子。
 
  公子接来与父亲同看,却是一首七言绝句。只见上写的是:
 
  识面何曾心放舒,而今花下又踌躇。
  海棠素自称娇艳,若比如花花不如。
 
  公子看完,暗思道:“当日诗中比我似女儿,今又比我如花。虽是赞美游戏之言,岂不直窥底里,使我无可容身。识人一至于此,我若不答,一则谓我无才,二则不能绝他疑念。”
 
  遂微笑了一下,取笔就在诗后题一首,使人送与许绣虎面前。绣虎与居行简同看,题的是:
 
  今既相逢彼此舒,乐言友谊不须躇。
  风雅戏言成韵趣,上材何必羡相如?
 
  绣虎看完,不胜欢喜道:“只以世弟貌美,故此将花比喻。却又具此敏捷之才,不假思索,洵得良朋之乐也!再有何事可躇?只是尚有未明,敢求指示。”
 
  又举笔题一首,送与公子。公子与父亲同看,只见题的是:
 
  事不求明眉岂舒,和予转辗得多躇。
  恳求指示人谁姓,恩大如天天不如。
 
  公子看毕,见他要和诗之人,一时难于措辞。因想了一首,遂依原韵和了一首。写完送与许绣虎。绣虎同居行简看去,只见上写的是:
 
  曾闻人和实心舒,又得传言在耳躇。
  今夕不谈底里事,看花酌酒快何如?
 
  居行简看完,含笑道:“据小儿诗中,必知和诗的消息,且慢慢商量,以花酒为欢。”
 
  因叫左右筛酒,许绣虎不敢再言,遂欢饮多时方散。居行简同公子入内去。许绣虎亦归书室。因饮酒过多,也自睡去。到了次日,眼巴巴等公子出来,问明端的,不料竟不出来。欲着人去请,又才初次相识,一时不便,只得空等一日。不期一连三四日,绝不出来。心下着急,因走到园中亭上独坐。因暗想道:“我看他料必多情。向来他还在外访寻好友,怎么与我一面之后,绝迹不出,待我又如此寡情。”
 
  忽又想道:“莫怪他待我寡情,毕竟是我才貌不如他,不能入他之眼,不足使他景仰,以致如此。想是我前日唐突了些,不该题诗,还藏拙。今题了这几首诗,倒被他看轻了。怎怪他不是这般冷落?”
 
  又转想道:“我今细想他诗中,何必羡相如之句,看来看去,只这一句想来,还可入得他眼里。或者他连日有事,不得工夫,也不可知,岂是无情之辈?这是我多疑,作此呆想。正合古人云:想得人心越窄。”正想不完,只见前日那个小童在竹林后走来,手中拿着东西,走上亭来,笑道:“老爷,夫人因知相公独坐园亭赏玩花卉,故特遣小童烹送好茶与相公吃。”
 
  许绣虎说道:“我在此蒙老爷、夫人如此厚德,感不可言。我今问你,为什这几日再不见公子出来?”
 
  小童道:“公子出外多日,夫人要他在内将息,不许会客讲谈,要费精神。适才已曾禀过老爷、夫人,方许他出来与相公闲叙,故此先着我送茶来。”
 
  许绣虎道:“原来你家老爷、夫人这般爱惜公子。”
 
  说未完,早见公子在竹林中飘然曳裾而来,许绣虎连忙趋迎出亭。居公子将手一拱道:“高贤在迩,不能朝夕接见以启愚蒙,何自惰也!”
 
  许绣虎也打一拱道:“驽骀庸碌,顽石无攻,幸蒙不弃,得以琢磨,何其幸也!”
 
  二人同上亭来,对面而坐。小童送过茶来,二人饮毕。各自吐露才华,彼此十分钦敬。十分可爱。居公子因问道:“老世兄人才迥出寻常,万万应有天姝以乐琴瑟。又为何远涉吴门得与小弟路遇,以致来访云间,幸得家严相引,不负访寻之意。但缘小弟枋榆无所取材,空负访寻之念。每一寻思,殊觉抱惭也!”
 
  许绣虎道:“小弟心事向无一人知者,今对知己敢不露呈。固思天地间,有物必有则,有人必有偶。若物不得其则,人不得其偶,物非其物,人非其人矣。弟虽不才,然亦往往自忖,乃不俗之物,但耳目之所见闻者,大都才无织锦,貌乏潘安往往抱着必要择友、选配,要求其男而能与我称朋作友。要求其女可以与我此唱彼和者,绝不可得,是以虚度十九,友无一人,尚然有鳏在下。又不意口被世俗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不惊,不是相邀树立词坛,就是愿言婚好。但自谓此身终不可失。倘或一时不察,误遇匪友,或结非缘,此所谓一失足兮千古恨。存心如是,往往为友斥弃,因婚受辱。”
 
  公子问道:“滥交,士君子所鄙,无足怪者,但婚姻亦人所当重,然亦岂无一当?毕竟还是老长兄才目太高,是以寡合。请问世兄辞婚、愿婚,亦人世之常,又为何辞婚受辱起来,这是什么缘故?”
 
  许绣虎道:“只因敝地有一冢宰,姓来,字应聘,慕弟才貌,他生一女,屡托人来议亲,小弟固执偏见,因耳未闻其才,目未睹其貌,再三力拒,冢宰尚不见责。不料其子欺弟孤寒,恃强抢劫,因禁内室,若不成亲,必欲置弟于死。亏得冢宰夫人见怜,黑夜放出,得逃到家。又虑他势焰追寻,恰值家叔见召,遂趁此机会进京。故此路过吴门,恰遇世弟,愿结为友,遂访寻至此。谁知难遇,只得寓言寺壁,心中望以为得相逢良友。不期属和诗者,又是一人。见诗属和,具风雅而唱酬者,往往不乏,而奈何和之者落款不留姓而留名,亦风雅骚人之人常有,而奈何留名之有异,以致欲访之而不能见,欲求其名而无路。日走彷徨,疑男疑女,两具于心,几不愿生矣!幸遇年伯牵引到室,而室中竞有写录者。及问年伯,而年伯不知,要等世弟回来。及至相逢,与吾弟花下一见,不敢明问,只得题诗相恳,而世弟又以花下不谈底里,只得坚忍于心,以图再问。不期世弟一会之后,连日不出,弟在室中度日如年,今喜得蒙赐见,大快吾心。请问世弟,这位和诗者,名叫掌珠,端的是男?还是女?愿明以告我。可能与我一见,以男为友,女为牵丝否?”
 
  居公子听了微微一笑,然后说出。只因这一说,有分教:
 
  天上碧桃原有种,人间乐事必多磨。
 
  只不知这许绣虎可望得见掌珠,以成婚室否,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满江红春香传欢喜冤家桃花庵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无声戏寻欢作乐山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