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帘控金钩天女素妆微露影 闲斋寂静书生憔悴染儒毫

+A -A

  词曰:
 
  青青无意桃红柳,欲寻好句。
  动花树影那人儿,惊避又还回顾。
  无可奈何难去,又添思慕。
  镇日双眉作锁攒,援笔吐愁如诉。——调寄《玉连环》
 
  话说许绣虎在书室中,(虽然书籍满架,哪里有心去看。)终日痴痴迷迷看着抄录和诗。一日夜间,有个小童送入灯来,不一时又送上一壶好茶。许绣虎见这小童生得清秀,因问道:“你家老爷只生一位公子?如何舍得使他游学在外,这是什么缘故?”
 
  小童道:“我家公子年虽幼,生性却与人不同,我尝听见他对人说道,‘读书只求明理,理有所得,不若旷观以寻益友。’故此公子自做秀才之后,只借游学为名,实是访求益友。”
 
  许绣虎听了,惊惊喜喜,忙问道:“如今你家公子结识了多少朋友了?”
 
  小童道:“相公怎么看得结识朋友这等容易?”
 
  许绣虎道:“出门相遇,无非朋友,有什不容易?”
 
  小童道:“原来相公是个滥交不择的人。我家公子要结识的朋友,必是友直、友谅、友多闻的益友,再者要与他诗文堪敌,年貌相仿,方肯与他订交,誓同生死。不然,不与他结识。”
 
  许绣虎道:“若这般说来,真不容易。只不知你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公子可曾结识得几个么?难道不曾有人?”小童道:“实是没有。”
 
  许绣虎笑了一笑道:“我初到此,只为愁肠充塞,笔花未吐。你今看我的年貌,可入得你公子的眼么?”
 
  小童笑道:“若据我看来,虽不知相公文才深浅,若以年貌取之,只怕公子见了,也还留意三分。”
 
  许绣虎正要再问,不期里面有人呼唤,小童连忙走入。正是:
 
  曲曲弯弯无尽期,机关暗逗哪能知。
  听来虽是糊涂语,引得人心平属迷。
 
  原来这个小童,就是素琴假装来夸说公子,好使许绣虎在此安心。许绣虎见他去了,只得默坐了一会。小芳来催安寝。寝便寝了,一时那得睡着。因想道:“若据小童之言,我想这公子勿论有才无才,而胸怀磊落,超越过人,如此又难得。他父亲以顺其性,倒也难得。”
 
  忽又想道:“他今比我尚小两年,胸中怎得如此操守?行择友的事。倘或一旦沦入匪类,不求益友,反交损友,方才说的益友;倘或是友便辟、友善谀、友佞的这一类的人,也不可知?毕竟还是他父母溺爱,莫知其苗之硕,得以外务。毕非君子之朋,是与小人之朋为朋也”
 
  想了半晌,遂假寝欲睡,不期再也睡不着。因又想道:“方才小童说他读书只求明理。若果能明理,则理无所不明。自然目无王侯,等闲世俗岂能入他之眼。我今想来,我为访友费了无限苦心,终无一见。他去访友,不知又作何状?我今虽不敢自夸,大约还在益友之内,必非小人损友之列。怎得寄个信与他,使他早归一见,以定生平。如若彼此意气不投,我还去寻我的好友。我今有个主意,明日在年伯面前,想慕世弟如饥如渴,使人催回,有何不可!”
 
  想罢睡熟。到了次日,居行简出来。许绣虎道:“小侄蒙老年伯收入乐笼,愧无参益,何不招致世弟与小侄同班,得能定省,互相切磋,以图上进,以尽子侄之仪,不识老年伯肯从否?”
 
  居行简道:“昨日与老荆商量,游子在外,为父母者心中无不牵挂。况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友贤事仁何须外求,正欲着人接回,使小儿与贤侄彼此切磋,鼓励上达。今聆贤侄之言,不期而合也!”
 
  许绣虎听了暗暗欢喜,只得谦逊了几句。自此在书室中,看书消遣,安心守候居公子来家。正是:
 
  时来花信连朝发,不到时来花不开。
  若欲看花须耐性,好花应历岁寒来。
 
  一日看书困倦,步入园亭,忽听得风声竹韵,好鸟鸣枝。遂步入竹林赏玩,看见一条幽径,俱用小小白石铺砌得成文锦,湾湾绕绕令人可爱。就随着湾湾曲径,绕着花街,走过了竹林,不觉别一洞天,更是幽雅。怎见得?但见:
 
  娇花常欲笑,春色会撩人。双双孔雀起舞,两两鸳鸯交情。最喜满眼芳草,宜随蝶过墙西。左榭右台,看不尽园中美景;东墙西房,隔绝了内外行人。兰香馥郁,俱从风里袭人衣;帘控金钩,偏向眼中留画影。
 
  许绣虎到处玩赏,说道:“我在此半月,总无心绪,只道竹林止矣。怎知竹林之后,又有如此妙境。今日若不走来,岂不辜负!忖想此处收拾布置,大有才思,只是我年伯已老,何得有此细心?又焉能在此时常玩赏,岂不虚设?”
 
  又想道:“可惜我世弟,负了虚名,出外浪游,何不在家乐此园亭,以供吟咏足矣!”
 
  因低头自忖,却见苍苔印履鲜鲜,往来却是几步金莲小鞋痕迹。因暗想道:“世弟料未授室,多应老伯母常来。你看扬花飞絮,花落呼童,故尔精洁以至于此。不然屋角牵丝,残花满径矣。”想罢,又走到一带斑竹屏边,却见竹屏之内可通出入。遂立住了脚,道:“此处必通内室,我今在此被人看见不便,况且前已有言,书斋相近内庭卧室。快快回去罢。”
 
  正欲回身,忽听见楼窗帘钩幌响,忙抬头看去,吃了一惊。却见窗内立着一个少年绝色的美女子,在那里半窥半掩。许绣虎见了,怕被女子看见,连忙转身闪在竹屏之侧,两眼注入楼窗偷看。那女子见有人看他,不慌不忙走入帘后而去。此时许绣虎已看得惊惊呆呆,道:“我向来只道世间难逢绝色,不意于此见之,询称美人,何其幸也!只是这美女见我看她,惊避而去,不知是喜我、恼我?只合速速回到书室中,倘或老年伯来问,也可混赖。”
 
  遂急急走回书室,一时心中惊跳不止,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只低头不语。小芳见了,不知为什缘故,连忙送过一杯茶来。许绣虎接来吃完,小芳向前问道:“相公独步花间,自当领略芬芳,欣欣自得。为什踉跄而回,神色有异,却是为何?”
 
  许绣虎摇头不答。小芳又问道:“莫非园中寂静,风动花梢,惊蛇拨草,以致受惊么?”
 
  许绣虎又摇头不答。小芳又送过一杯茶来,问道:“莫非相公景有所触,一时不得好句,推敲结构么?”
 
  许绣虎道:“何得有此心绪,已掷笔久矣!”
 
  小芳道:“毕竟为什缘故?敢是怀念故园,顿生归想,或遥望神京,有欲治装之意?”
 
  许绣虎连连摇首,道:“俱不为此。”
 
  小芳又道:“相公在家,只为辞婚宦室,险些受累,喜得太老爷信来,乘机进京,以免悬望。不意相公路遇不识面的少年,又不曾通名交往,遂尔系心。今来寻此不识面之少年,逗留于此,半年有余。今得居老爷留居此室,近日以来,但见相公口不言,而心苦戚,终日锁结眉端。若据小芳想来,世间好友岂止一人?莫若速进京中,京中乃群英会集之所,岂患无人可交?何必恋恋于此?倘或因思成虑,因虑成疾,大为不便,望乞相公听之为幸!”
 
  许绣虎笑道:“你言虽有理,但吾所见,非汝所能知。以后可言则言,不可言毋自辱焉!”
 
  小芳听了,不敢做声,只落得终日出门自去顽耍。正是:
 
  进言反触东君怨,不意东君别有思。
  休道壁中无窃听,越叫知重那人儿。
 
  原来那楼上美女,就是掌珠小姐。这些时已是女装,绝不敢露人眼前,只在闺阁中与夫人坐卧。这日饭后无事,因见春色融和,遂独自走上这博雅楼来。这博雅楼,乃是珍藏书籍之地。因外面书室有了许绣虎,不敢再出,故此到楼上来,一则看书,二则不负春光。上得楼来,遂启珠帘,正欲观看园中这些嫩柳娇花,争妍桃李,忽见竹屏之外仿佛有人,心知是许绣虎闲步至此。却见他听见帘动金钩,仰面迎看,不敢正视。掌珠小姐恐他看明了色相,遂影身帘后。见许绣虎虽未全窥,却微露芳容,有惊惊疑疑欲留欲退之态,遂尔下楼,悄悄吩咐素琴。素琴因来书室壁后窃听,细细听了主仆之言,遂走来对小姐道:“小姐若不使我去窃听,许郎的心事何由而知?今被小童一一道出,许郎真情种也!”
 
  遂把所听之言细细说出。小姐听了,微微笑道:“幸喜不曾被他看明,若使看明,露出破绽,便觉无味。说罢,居行简走来。父女商议了一番,以作准备。
 
  再说许绣虎斥退了小芳,暗暗想道:“我今日何幸,得睹此金屋婵娟,系人肠肚。但不知这位美人,是年伯的什人?难道是他所生之女?只是我方才虽不敢光明正大看她芳年,却见她芳年只有十六七的光景。正在及笄时候。我记得前日老年伯说的世弟,年才十七。若是他所生,怎么年纪不相上下?不知谁是哥哥?谁为妹子?我今微见妹妹,大约其兄必非粗俗的人品。在此候他一见,也不枉然。况且要问他和诗底里,为何抄录在此,在他身上要人,焉得不在此等候。”
 
  忽又想道:“我方才见这美人,眉如画、目如水、发如鬒、肤如雪、齿如贝,润泽有若如脂。怎么有些与我路遇的这位少年相似,岂不大奇!难道是与他兄妹不成?怎得相似至此。”又想道:“岂有此理!这少年美男,翩翩举止,丰彩昂藏,端的是我辈人物。试想这美人,幽娴贞静,窈窕天生,必非不待君子之逑。但我已被和诗人束定,岂可不定情于和诗人,而在此空怀,以作天姝之想?设使异日得遇和诗者,岂不怪我!我今只合具此至诚心,而与和诗人订交足矣!”
 
  想罢,一时放开念头,自此只在书室,绝不敢住竹林中闲走。又候了数日,怎奈这公子回期绝无影响,不胜气闷道:“我今欲使人进去问年伯讨个信儿,又恐怪我少年没坐性。若不去问,只是在此,是何了期?”
 
  又想道:“进来服事,俱是面憎语俗的人,叫我如何问得他?怎得如前日这个小童声清齿脆,到我面前问他些动静也好。为什么绝迹再不来?”
 
  因在书室中,终日猜疑,终无定见。正是:
 
  猜疑不定复猜疑,再四猜疑也是宜。
  终日猜疑猜到底,猜疑不尽自成奇。
 
  许绣虎胸中有了许多猜疑,园中虽有好景,也无心玩赏,只望居公子早回,才是他的心事。但在书室中甚觉无聊无赖,难以消遣。因想道:“古人以填词为胜,我今何不将此一段爱慕思念之情,谱成词曲,倒也可破一时寂寞。倘或想到无可奈何之际,将曲以消怀,有何不可?”
 
  一时想定主意,因见园中几树海棠初放,花蕊开得娇艳鲜妍,不胜欣然举笔,以成一套词曲,然后细细录出,以供自赏,他做的是:
 
  《画眉序》:
 
  兜底上胸膛,好教我费尽端详。
  他家何处是?料近天旁。
  访云间,踏遍衢街,鱼雁杳绝无音耗。
  只应夙世交情浅,今生里怎结芝兰。
 
  《黄莺儿》
 
  潇洒少年郎,是丰姿,意气扬。
  风流记得娇模样,心悚企抑,何时敢忘。
  怨天公付我男儿相,细思量,此身速变,下嫁凤求凰。
 
  《集贤宝》
 
  非是心中乱想。他若肯换衣裳,不亚当年西子庞。
  枝头鸟雀争喧嚷,诚求上苍。
  倘若许我商量,何须长,敢将缺陷自芬芳。
 
  《猫儿咽》
 
  两形判人顶立同天壤,笔砚将来友谊长,订交生死有何妨。
  恳望,这种相思担子承当。
 
  《尾声》
 
  天教相见非虚谎,若得论心共饮浆。
  敢怕事到方浓醉海棠。
 
  许绣虎做完,遂自悠扬低唱一番,甚觉解怀。不期家人来报说,老爷来看相公,许绣虎忙起身迎接。只因这一接见,有分教:
 
  前事分明,后来若漆。
 
  两人相见,不知说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满江红春香传欢喜冤家桃花庵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无声戏寻欢作乐山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