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白茫茫水溢蓝桥 昏邓邓鱼沉雁杳

+A -A

  词曰:
 
  说是还非,思念终无已。
  急睹再来谁毁,怨恨何时得止。
  龙蛇字迹,定然还可推详。
  连夜风雷变换,感怀宁不悲伤。——调寄《清平乐》
 
  话说许绣虎,在粉壁下不见和诗,胸中万千愁苦。忽有人在背后问他,原来这人是居行简。因当日素琴看见许绣虎看诗狂喜,回报小姐。小姐深悔不曾虑及,恐有人看破不雅。遂商量使人讨了知府的告示,着寺僧粉饰过了。事虽做得稳当,然心中只觉得情怀难遣,摆脱不下。一日夜间与素琴商议道:“我想这许生当日只不过路途一面,遂尔寻访至此。我一时见他这两首诗,不禁情之所钟,不能掩抑,只得寓言酬和。如今细细想来,我一个闺秀女子,忘了本来面目,而与不识面男子倡和,甚觉愧心。今喜灭迹,谅少人知,我心始安矣!”
 
  素琴道:“小姐之论固云是矣。只是方才小姐所言,情之所钟与彼酬和,既酬和矣,今又灭其迹,使他问息无由,寻求何据?日日昏昏懵懂,在于乌有之乡东摸西索,则又令人可怜。”
 
  小姐听了,低首半晌,只得勉强说道:“这种机关又非你我所知,只合听之而已。他果必欲访求,他是个有心之人,我已留名落款,谅能会意。”
 
  素琴道:“我今想来,小姐害人不浅矣!”
 
  小姐道:“我有何事害人?”
 
  素琴道:“当日许生与小姐路遇,认小姐是男子,只合留名落款,亦以男子之名,使他在男子寻访。况且小姐是秀才,只该写学中名字,他还容易寻求。如今合诗中又许以婚好,落款又写的是小姐的闺名,却叫他何处寻求?小姐深藏闺中不出,他要寻求,我恐皓首琼年,终不得见。先前小姐见诗,倒有意怜他爱他,又慕他少年,恐他少年癫狂无度,束其身心。我恐将来反使他颠颠倒倒,糊糊涂涂结疑团而不解,置身在无可奈何之天?先前小姐欲使检束其身心,而心身反觉飘忽,岂不将小姐一段怜他爱他之念,竟做了害他之意了。”
 
  小姐听了,呆想道:“这怎么处?不如等老爷回家,将此事说知,着人访他。”
 
  素琴道:“老爷今在数百里之外,他今在穷愁逆旅之中,感怀甚切,憔悴甚易,怎么等得老爷回来?”
 
  小姐想了半晌,笑道:“我今仍改男装,着人招致一见,但恐有涉嫌疑,如之奈何?”
 
  素琴道:“小姐若肯仍旧男装相见,何有嫌疑?”
 
  小姐道:“且到明日再作商量。”
 
  说罢,各自安寝。到了次早,恰好居行简回家,夫人同小姐接见,闲谈了半晌。夫人问道:“老爷离家许久,阅人多矣,不知可有一属意之人,完得你我的心事否?”
 
  居行简见问,只皱了双眉,摇头道:“我此番出门繁街陋巷,到处经心,俱是些泛常之子。即有一二入目者,及至托人去访,又已有了亲事,故此终无一有。”
 
  夫人道:“老爷既不曾有遇,我到访得一人,只等老爷回来商议。”
 
  居行简问道:“夫人访的是什么人?”
 
  夫人道:“也不是我访的,倒是女儿自家访寻的。”
 
  遂将当日偶遇,今又题诗相和的事,细细说知。居行简问道:“他的诗可曾抄录来否?”
 
  夫人道:“已曾抄录。”
 
  因着素琴到小姐房中取来,不一时取到。居行简先看了许生原唱,不胜心喜。后看女儿和诗,点头说道:“此子之才,已见一斑,此子之貌,我虽未见,然孩儿和诗中,已露微词,可为好逑矣!我今只须着人请来,与他面订婚姻,也算完妳、我的一件大事。说罢,看着小姐,只俯首不语。居行简说道:“孩儿自幼男装,襟怀旷逸,为何今乃默然?”
 
  小姐道:“只为孩儿愉悦双亲,腼颜不以为耻。今又为女儿终身之事,以至两大人日夜经心,未尝少懈,孩儿岂敢言私。只因孩儿被父母视作男儿,无有拘束。不期与许生遭遇,认孩儿是男子,有欲愿结金兰,访寻至此,题诗在壁,为孩儿所见。孩儿一时失检,忘其本来,和了两首,又不合留名,已为深愧,幸尔去迹。不意母亲不能隐讳,在父亲前悉为露达,使不肖女抱惭无地!”
 
  居行简笑道:“行而持正,有合于礼,亦事之常,孩儿何必如此?我今正欲以游戏而行正礼,才是文人所为。只不知此生寓在何处?我欲使其来家,观其人品方妙。”
 
  此时小姐渐有喜色,道:“大约此生所去不远。孩儿料他必常在素壁之下低回摹拟,而不去者有之。若不低回摹拟,是无足取,只索置之。但孩儿细想,向来男儿入泮,人只知庭前玉树,未闻有闺阁藏娇。倘或要请相见,还是有子应之,有女应之?”
 
  居行简又笑道:“向来有子,只得以有子应之。如欲请见,孩儿亦不妨以男装见之。只恐异日花烛之下,使他疑男却是疑女,却非到也是一段佳话。”
 
  说罢,夫人与小姐齐笑不止。正是:
 
  话成趣处方成话,事到真奇始是奇。
  若出寻常还泛泛,村夫遇妇一般儿。
 
  居行简遂带一个小童,跟随出门到法界寺来,不去惊动寺僧。只闲行缓步半晌。忽见有个僧人引着一个少年入寺,遂闪在一旁。却见这位少年对着粉壁凄凄楚楚,知是许生。遂立在他背后,问道:“郎君有何隐衷难于对人,而效此面壁?诚恐面壁九年,终无一得,何不向在下明言,或有见闻,亦可指示?这许绣虎对着粉壁,气苦得无可奈何。忽听见背后有人问他,欲待不答,却听见问得有因只得回转身来一看。却见这人面丰貌秀,神聚气清,知是一位先辈。连忙深深一拱,道:“晚生实有苦怀,不可对人言者。只索向此墙壁增悲添恨耳!何敢在先生之前琐亵,惟存愁恨而已。”
 
  此时居行简见他人品果然比玉还润,已是暗暗欢喜。遂故意问道:“郎君莫非爱此新壁,欲写愁肠,恨有禁约,不能抒意么?”
 
  许绣虎道:“晚生先前已有题感,深喜有人属和,难求属和之人。正欲在此诗壁之下,寝食以候。不意府尊禁止涂秽,若使原诗并存,希图和诗之友常来,或得一见。谁料被寺僧一例粉饰重新,以致晚生茫然若失,何处寻求?所以在此愁苦。”
 
  居行简道:“郎君在此留题,却为何事?”
 
  许绣虎道:“是访友不遇而题。”
 
  居行简道:“寻师访友,亦儒事之常。郎君访此友,必是交情笃厚的人了?”
 
  许绣虎道:“若是交情笃厚,何必访求?”
 
  居行简道:“既非交情笃厚,必是一位声名远播的了?”
 
  许绣虎道:“若有声名,只消到此登堂可见,又何必东寻西觅,绝无影响。”居行简道:“这等说来,必是与郎君诗文来往,神交契合的了?”
 
  许绣虎摇首道:“若有诗文,也还可寻。只这神交契合四字,却被先生猜着的了。当日晚生因路过吴门,偶遇一位不识姓名的少年,青青子衿宛若子都。因思这少年擅此美貌,必有奇才。又思朋友乃五伦之一,或者堪作吾师,吾则以师事之。堪作吾友,吾则以友奉之。故来寻访。不意寻访无门,只得题诗壁上,以明怀感。不意题诗之后,竟有属和之人。得一属合,又是少年,已是喜出望外。细玩诗中之意,又令人疑虑万千,梦魂颠倒。若说是个少年,只该订知己之交情,为何言及婚好?以致晚生难猜难想。了不可问。正欲摹其腕迹,口炙芳甘,孰知有此禁示,使寺僧粉饰,以绝我想。使晚生在此吊影徘徊,追求无策,几欲触死壁间,以谢知己。不意先生垂问,不得不以实相告也!”
 
  居行简笑道:“原来郎君是个情种。只不知这和诗的少年是哪里人氏?若是此处人,也还易访。”许绣虎道:“当日途遇,原不曾问。问及旁人,说是松江秀才。就是和诗后,也说是云间。”
 
  居行简道:“这个不难,老夫虽然倦于世物,这松江秀才,老夫也还识熟有半。郎君不必自苦,今日老夫有些事体,明日屈过舍间,为郎君于秀才中寻访,何如?”
 
  许绣虎听了大喜,正欲言谢,不期这老者将手一拱,带了小童竟出寺大门而去。许绣虎心中欢喜,因暗想道:“难得此老有些婆心,替我去寻访,真幸中之大幸也!忽又一想,不胜跌足道:“我许绣虎聪明自负,怎又这等懵懂!与他说了这半日,怎么不曾问他姓名、住处。他今替我寻访,明日又从何处寻他?”
 
  欲要赶去问明,怎奈此老者在前面,几个转弯,不知去向,又无人可问。急得没法,皱着双眉复身走入寺内,来寻彗静。却见几个寺僧俱穿着得齐齐整整,同着彗静走来,问道:“相公方才同着居老爷说话,如今老爷哪里去了?”
 
  许绣虎道:“同我说话的是一位老人家,已去远了,并没有什么居老爷来。”
 
  众僧道:“这位老人家就是居老爷。怎么相公不认得?”
 
  许绣虎道:“你们僧家叫人老爷,也是常事,何足为奇?我实不认他是什么老爷。”
 
  彗静道:“相公到此不久,怎认得他。他是我松江府第一有名的乡宦,又是本寺的护法,曾做过鸿胪寺少卿。今日寺中各房有事,不曾着人在山门外伺候。适才有人看见,忙来报我,我赶来迎接,他又去了。只不知他几时到此的?”
 
  许绣虎听明,方欢喜道:“我因心事忧愁,无暇问得他的姓名,正在追悔。也疑他是个有道长者,原来出过仕的,自然交游甚广,不误我事。”
 
  说罢与寺僧别过。路中与慧静细细说知,道:“我明早要去拜他。”
 
  慧静道:“我到各房问信,俱说不知,却喜得相公今日遇他,他只消着人到学中一问,就晓得题诗之人了。”
 
  许绣虎欢欢喜喜,回到庵中。晓得居行简是做过鸿胪寺少卿的,越发不敢轻忽。到了次日,许绣虎遂即恭恭敬敬,取了一个大红柬帖,写了一个年家眷小侄的帖子,吩咐小芳跟随,觉得尚早,只得停了一会,方才出门,一径到了居家门首。小芳将帖子投到门上,管门的接了名帖,进去半晌,笑嘻嘻出来说道:“家老爷晓得相公今日必来相访,要在家等候。不期来了一位过客,船在河下立等相会,万不能辞,只得清早出门回拜去了。临行吩咐道,若是许相公到此,必要留请进厅宽坐一时,回来相见,相公可请进厅宽坐。”
 
  许绣虎道:“小子拜谒长者,礼当谨候。”
 
  说罢,那仆人就引许绣虎走入大门来,即有两个老仆开了中门,引着许绣虎到厅上客位坐下。就有小童送过茶来。许绣虎饮毕,坐了半晌,茶过三杯,旁边一个小童笑嘻嘻说道:“老爷临行吩咐道,许相公到此,倘若会客来迟,厅上不便久坐,况且许相公与老爷有年家世谊,就如子侄一般,不妨请进书室略候片时。如若许相公不能久坐,或别有他事,不妨请回,改日再来相见也可使得。许绣虎听了。欢欢喜喜的说道:“得蒙老爷推念世谊,待以子侄,何敢言外。况且我有事干渎你家老爷,必要面见指明,万不能缓,岂可以老爷公出,而竟回去之理!既命书室相候,敢不敬从?小童听了,遂在前引走,不多时走入书室中来。许绣虎走入书室,但见书室中牙笺玉轴,古玩充盈,图书琳琅满目,足堪赏玩。忽抬头一眼看去,不觉吃了一惊。只因这一惊,有分教:
 
  终日糊涂,到底不明不白;
  连宵细思,难推谁是谁非。
 
  不知后事果是如何相见,再看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无声戏春香传欢喜冤家双和欢艳婚野史桃花庵玉楼春寻欢作乐简爱闺门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