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尔骇我惊讳姓讳名无遁迹 你来我去印心印坎费推详

+A -A

  词曰:
 
  默投针芥,宁不令人拜。
  有处可寻莫懈,试看何人喜爱。
  少年秀美儿郎,可怜无限癫狂。
  飞报闺中窈窕,霎时重整垣墙。——调寄《清平乐》
 
  话说掌珠小姐与素琴,那日和诗回家之后,放心不下。因与素琴商量道:“我一时高兴,诗便和了他的。如今想来,觉有许多不美之处。”
 
  索琴道:“这是为何?”
 
  小姐道:“这法界寺乃游人属目之所,他题诗访友不致有人嫌疑。如今有了这两首和诗,倘或被人看出,甚不雅观。况且他怎得就知有了和诗,入寺来看?设使他求无踪迹,又往别处访寻,岂不有诗在壁昭彰露目?又不知可果是他?若果是他,又不知见了和诗作何行径,故此心中悬悬,如之奈何?”
 
  素琴道:“此生情种,决不他往。况且小姐之名怎得有人晓得?但他昔日所见,是一个少年秀士,今日见诗反使他猜疑不定。他一个少年人,怎禁得小姐如此播弄?”
 
  小姐笑道:“安慰万不可,我播弄他,方见才情。”
 
  素琴道:“我今细细想来,莫若明日同小姐到寺探听探听才觉放心。”
 
  小姐道:“我出门走动招摇,许多不便。倘或一时撞着怎么回避?若是使人去探听,又恐不能细心,须得妳去。就是遇见此生,此生当日只注目于我,未必与妳认识。明日着管花园的老苍头同妳去打听,可有人来看诗。如果有人,再作商量。”
 
  到了次日吩咐苍头,引着素琴又到法界寺来。此时却是阴雨了几日,才得初晴,寺内游人尚少。因是小姐吩咐不要惊动寺僧,故此只在寺中闲行缓走,东也坐坐,西也走走。不期到了下午,却见远远一个儒巾儒服的走入,他是个心上有事的人,只一径来看墙上的诗句,不提防有人看他,却被素琴看得分明。但恐被他看见,就忙将身子闪在苍头背后,见他过去,随后跟来。见他到壁下看诗,遂同苍头闪在一旁,见他狂喜揖拜的光景,俱看在眼中。直等他低头出寺,亦同老苍头回来。见了小姐,不胜欢喜,说道:“古来有心有情的人,无逾过此生者,足令我可敬可怜!”
 
  小姐忙问道:“妳今日所见何人,果是此生么?”
 
  素琴遂细细述了一番,道:“今日方知情种矣!小姐万万不可辜负他这点至诚。”
 
  小姐听了,也欢喜了半晌。说道:“这点至诚果然可爱!”
 
  因想了一想,说道:“此生这般吟咏狂态时,可有人来看见笑他的么?”
 
  素琴道:“喜得今日初晴,游人甚少,并没有人看见。”
 
  小姐道:“赖得此耳。倘被人看见,这怎么处?”
 
  遂又自悔。踌躇了一番,道:“我今快着人去涂抹了方好!”
 
  素琴道:“这是为何?留得诗在,他还容易寻访,若涂洗去了,一发使他难寻,岂不误事?”小姐道:“他今见我这诗,作此颠狂,这是情之所至,也难怪他。但我想年少书生,颠狂固执者十有八九。倘若由此颠狂无有底止,岂不是我之过也!况又少年容易泄露于人。若使好事者传扬败露,岂不使我钟爱之情顿作乌有。先前题和不过束其身心,既束身心矣,何妨灭迹以俟将来。我今细想,若使人去涂抹,寺僧必知我家所为。我今有个主意,法界寺是我家老爷护法。只消使人持一名贴到府中讨张告示,不许游人秽污佛地以及粉壁。寺僧敢不遵照重饰矣!”
 
  遂使人去讨告示不题。正是:
 
  闺中虑事十分精,灭迹公私煞有情。
  谁道途间小燕子,来来往往衅偏生。
 
  却说法界寺内有一寓客,姓燕。名器,是个读未成,专会趋迎,在几个乡绅人家走动,帮闲口口口口效事。因见他人还儒雅,语言甜净,故此个个喜他,托他。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他就倚主人的势力,于中做事寻趁。他也生长嘉兴,就奉承得来大冢宰的儿子十分得意,时常许他进京,要父亲与他个官儿做。这燕器趁着了这个大主儿,时时借来公子的名色,不是向县间讲分上,就是向府尊说人情。府县官推来冢宰的情面,无不曲从。果然是宰相家人七品官,这燕器得过了几宗想头,又见府县俱优礼相待,他竟忘了本来面目,高谈阔论,好似与大冢宰至戚莫逆的一般,故此到各处去打抽丰。因到松江府来,拜了府尊。府尊差人送他在法界寺内作寓。在寓无事,故此终日在外闲行,兼打合些事情。不期一日回寺,见粉壁题有诗句,墨迹尚新,遂立定观看。及看到后面落款,见是许汝器。因想了想道:“这许汝器,毕竟就是我那里的小许了。他怎么也到这里来?莫非他有年家故友在此?”
 
  遂留心将诗看去,念道:“这诗却是与他情深怀想,访寻不遇的意思。只不知他寻访的这个人,却是什么人?与他这般有情、有义。”
 
  因又念一遍道:“这又奇了。他遇见的不过一位美少年,怎么这等惊惊疑疑比做美人,作此呆想?我想他现放着一个吏部天官,要他做个女婿,不肯应允,推脱逃走,岂不可笑!”
 
  遂自回寓。过了两日,恰又在粉壁下走过。只见壁上多了数行,遂定睛看去,却是有人题和。因将和诗念完,不觉叫道:“这不是奇事!前边题的是访朋友,不过夸美,他比他是美人,也还是男子常事。怎么这两首和诗,竟以美人自居?不但自负其美,又且与他订结婚姻,岂非奇事?”
 
  因想道:“他诗说是衣冠龙虎,又说声气愿结金兰好友,怀想的却明明是个美少年!难道所见竟是个美女子?若说不是个美女子,为何说是河洲?叫他不必猜疑,坚心守约?”
 
  一时猜想不着。道:“我且看他可曾留名。”
 
  因又看他落款处,却写“云间掌珠属和”。因又想道:“这个名字,宛然是个女子之名,不必再猜了。只是这女子与他素不相识,竟来酬和,就许终身。我想这个女子,不但有貌,又且有情,实是难逢难遇。只是这小许,诗便题在此,若不细心访寻,岂不辜负了这女子的深情,甚为可惜。”
 
  说罢,遂走离了粉墙,出寺闲走。他虽闲走,却是暗暗的算计道:“这女子生长云间,不知何等样人家,却擅此才情,与人和诗暗订,竟不怕人看见。”
 
  因又想道:“这女子既具此诗才,必非小户人家女子,定是大家闺秀,一时以才爱才,吐露真情,也或有之。但我观小许,人物虽然聪俊,只恐是未必有福。故此使他颠颠倒倒,不允来冢宰的亲事。若使他允了,功名富贵顷刻到手。既是命薄之人,又怎能够消受得这有才有貌的女子?这是万万不能。我想天下女子,孰不愿为富贵之妻!她今一时高兴,或者在哪里窃见了小许,只不知小许篷户卷枢之士耳!若使她知其底里,必不乐从。我今有个主意,向蒙来公子提携,他今未娶,何不将此女报知公子,得娶此才美之女,也可完我报德之心。”
 
  一时主意定了,想得欣欣得意,寻些事情,说了几个分上,忙忙回去,且按不题。正是:
 
  呵泡捧屁小人常,附势趋炎于有光。
  多少豪华门下客,往来奔走效勤忙。
 
  再说许绣虎与慧静商议到法界寺访问。不期将要出门,却来了几个施主将慧静缠住,慧静连忙吩咐徒弟打点款待不已。许绣虎看见不得空闲,只得在自己房中纳闷。及至众人去了,已是傍晚,忙见慧静。问道:“如何?”
 
  慧静道:“正要同相公去访,不意施主来请我们师徒做些好事,只得款待他去。”
 
  许绣虎忙问道:“好事是哪一日?”
 
  慧静道:“就是明日做起,三昼夜道场,如今叫人收拾,五更就到他家去。”
 
  许绣虎听了,连连跌足长叹,道:“怎么处”。慧静道:“相公不必心急,先前访寻是无头绪的事。如今既有了这首诗在壁,便有头绪,易于访求。只等我事完,同去一问便知。何须着急?”
 
  许绣虎道:“先前事无头绪,苦于不识不知。今既有头绪,又安肯怠忽!若使怠忽,岂不令题和之人视我为无情之蠢物矣。既是老师明日有事,只得我自去一问。”
 
  慧静道:“相公原来不知我们僧家的规矩,有不许妄言俗家之事。你是一个外路人,又不相识,哪个肯对你说实话,不要空走,还是同我去的好。”
 
  许绣虎只急得没法了,半晌道:“只是使我度日如年也。说不得了。”
 
  说罢,遂自归房内,一连三日,无心出门。到了第四日。清早来催,慧静因法事辛苦,直到下午方同出门,一径到法界寺来。许绣虎不往别处闲看,一手携了慧静,到粉壁下看诗,不看还可,一看,竟似一桶冰雪水往头顶间一泼,直泼得许绣虎浑身上下抖战起来。连连跌足道:“苦哉!苦哉!我今死矣!是什么人与我作对,洗灭和诗无遗,使我不能再读芳香,亲聆珠玉矣!只可恨我许绣虎懵懂糊涂,觌面自失。因埋怨慧静道:“俱是老师误我,若无老师间阻,我竟在此寝食,一则吟咏,一则护持,焉得有人擅敢灭迹,既已灭迹,如今叫我无据可访,这怎么处?”
 
  慧静也看了,徘徊半晌,道:“相公你看这壁上新粉未干,不是有人洗刷去的,要与相公作对,大约是什么施主化缘,重新粉饰此壁,不要错怪了人。”
 
  见那边壁上贴着一张告示,因说道:“相公可同我去看。”
 
  许绣虎只得同他去看告示。只见写的是:
 
  松江府正堂为禁止事,照得:法界寺乃云间古刹,道行禅林。甚高庄严,法相肃然,有如在三诫清净焚修矣。昭显相之感,安敢有慢亵招愆,不思顶礼者也。近因闲游诸色人等入寺,恣意蹂躏,狂言污壁,大为不敬。速着寺僧粉饰更新,以清天人眼目。   特示。
 
  许绣虎看罢,呆了半晌。又跌足捶胸地说道:“我与你何怨何仇,而至此哉!”
 
  慧静在旁劝道:“从来好事不易求,相公且不必着急。我想这张告示,必非无故。我今入内一访,再作商议。”
 
  说罢,竟入内去。许绣虎见他去了,复走到题诗壁下来,注视着一片白茫茫的粉墙儿,呆呆而立。立了半响,连连叹息,不胜凄楚。因此想一回,自恨一回,又叹息一回,在粉壁之下痴痴迷迷,又不禁颠头播脑,早被一人看得亲切,走近身来,笑问道:“请问相公,壁上又无画龙生手,飞絮题词,一面白粉墙垣,相公有何隐衷,在此面壁悲伤?殊令人不解,何不向我明言?”
 
  此时许绣虎正想得出神之际,忽听得背后有人来问他,欲待不理,却听见出言不俗,又且句句触着他的心事,只得回过身来,看是何人。只因这一回身,有分教:
 
  面壁凄楚,回头自有好音。
 
  不知背后之人是谁?再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满江红春香传欢喜冤家桃花庵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无声戏寻欢作乐山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