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憨公子为妹婚寻人立逼 美秀才苦推辞受尽肮脏

+A -A

  词曰:
 
  韫椟才高,青年貌美,久着时髦。
  愿结求婚,央媒月老,招赘儿曹。
  甜言逆耳徒劳,魆地里、安排虎牢。
  关禁煎熬,憨呆狂且,潜奔生逃。——调寄《柳梢青》
 
  话说许绣虎听见老家人说是冯主事来拜访,知他必无别事,毕竟是哪一家烦他来与相公做媒的。许绣虎道:“原来是他。”
 
  速忙将衣巾整齐,出厅相见,道:“小侄不幸严慈俱背,读书不出户庭者六载余年。有失问候。今虽服满,尚未趋承问候年伯,不意年伯反赐辱临,侄罪多矣!”
 
  冯日敬道:“我记令先尊年兄在日,贤侄尚在髫龄,已知贤侄必非凡品。光阴瞬息,已经六载,今观贤侄伟然一丈夫矣,深为可喜。老夫今日之来,非为别事,只因受了来大冢宰之命与贤侄为媒。这来大冢宰,近日告假在家。有位千金小姐,姿色之美,不待老夫言述。只因为父者过于溺爱,不免慎择东床,一时未得佳美之婿,所以这位小姐盈盈二八,尚然待字深闺。不意近日大冢宰忽有所闻,而知贤侄才情高卓,容貌不群,实可称东床坦腹。前已托人来说,贤侄一例推却。未知何意?因想来人或者言语未周,或者未堪郑重。因知老夫与贤侄世交通好,故此特命老夫亲自来厅作伐。必能善为我言,因而受托。乞贤侄允从。一则不负冢宰殷殷择婿之初心,二则无辜老夫执操柯斧之意。”许绣虎听,连连打恭道:“小年侄赋性愚鲁而且钝,又兼家寒,向蒙诸位簪缨,通家旧谊,往往议结姻亲?年小侄非不愿纳,但心固有志也。尝思天下美貌女子,何处不有,才智之女,亦何地而无?若貌无沉鱼落雁之佳,才无咏絮之雅,小侄不取也!必待才貌兼全,能与小侄之才旗鼓相当,你吟我咏,才是小侄的佳偶。况且男子之娶妇,与女子之嫁夫,若无定见,一有所失,终身怀恨,悔莫大矣。负大冢宰殷殷择婿之意,为人之所才夺也,还望老年伯善为我辞之。”
 
  冯日敬听了,不觉的哈哈大笑道:“我只道贤侄具此青年秀美,必要谈吐凌云,襟怀俊逸。不意贤侄幼失双亲,且少义方之训,竟成了一个迂腐木雕,不通时务之论。乌呼可也?你说沉鱼落雁,避月羞花,此不过赞美之词,以比美貌之女。你说咏絮之才,亦不过诗坛中,以赞美之称。所云尽信书,不如无书之谓,何而贤侄执此以为定论?吾未见其人也!莫怪老夫言过于激,若依贤侄这般见识,错过好事姻缘,将来老大徒伤悲耳,还宜允了这头亲事才是。万万不可错过,失此良姻。况且这来大冢宰,现任当朝一品,求婚于汝,不为辱没。亦且将来富贵功名,何须力求!”
 
  许绣虎听了,只得也笑了一笑,说道:“老年伯见教的极是,无奈士固有志,不可夺也!”
 
  冯日敬见他不从,只得起身别去。正是:
 
  炎炎赫赫做高官,为女求婚有什难。
  谁道儿郎坚执意,推三阻四万千般。
 
  许绣虎送了冯主司出门,自己回到书房来。想清早起被他缠了半日,又被他抢白了一场,好不气闷。直到午后,方才气平,道:“我有如是之丰姿,必不肯等闲弃掷,断送于村姬嫫母之手。只是方才此老劝我不可错过,老大伤悲,倒也是正理之言。但不知此女果是何如?”
 
  因想了半晌,道:“岂有此理!从来天生万物,各有匹偶。今既付我如是之才、如斯之美、又岂肯使我有鳏在下?亦必生有一才美之女,以作蒹葭好合。苟无才美之女与我而终其身,岂非天之所赋为虚也我今须拿定主意,万不可被人摇惑。”
 
  忽又想道:“我生于斯、长于斯,数年以来,为何不曾见、不曾闻有什么奇才异色之女子有只字流传。他方才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倒也说得有些道理。难道生于古,独不生于今乎!”
 
  因又想道:“必无此理。我今守制六年,出门甚少。况且一水一洼之地,又无山川之毓秀,岂有沉鱼落雁,避月羞花之女子?我想遍天下之大,必然有才貌兼全的女子也!还是我不曾广见广闻,若果能广见广闻,而于此留心寻访,必有一番奇遇,也不可知。不要被这老儿挫吾志可也。”
 
  遂依旧回绝媒人不题。正是:
 
  姻缘自古前生定,若是今生便可为。
  不是推三并阻四,怎能得见美于斯。
 
  再说冯主事,见他不允亲事,心中不悦。遂一径来见大冢宰,将许绣虎辞婚,固执不从,细细述知。道:“不是晚生不善辞令,大都此子无福,有违盛意。”
 
  冢宰听了,笑道:“婚姻之事,固不可强为,亦非一言而决。明日有友人相约游览西湖,等我回来再处。”
 
  来公子在旁听了,忿忿不平道:“小畜生!这样可恶,不中抬举,藐视我父亲大人!怎见我妹子便是无才?便是无貌?休讨得我公子性发。从便从,不从写个帖子与学院,革他的衣巾,他也没处叫苦。”
 
  冯主事道:“公子不必性急。既是令尊大人友约游湖,且等回来再作商量。”
 
  说毕,别去。当不得这来公子使公子性儿,听见不允他妹子的亲事,心中十分懊恼。遂暗暗算计一番,道:“我今只消如此这般,不怕他走上天去。”
 
  遂悄悄吩咐家人,等老爷起身后行事。过不两日,来大冢宰出门去了。这些家人奉公子之命,无不尽心打听。分散在许家左右,访察他的动静。不期一日,许绣虎因母舅寿诞,叫老仆备了礼物,从清晨出门去拜了母舅的寿,母舅留他吃一日酒,至傍晚方才辞别回家。行至途中,忽有三四十青衣的人,走近前来搀搀扶扶的说道:“今日许相公不在家中,我等寻了一日,却在此处相逢,快走一步,免得我家相公等久。”
 
  此时许绣虎虽不十分沉醉,却也酣酣然有些醉态,只觉两眼蒙眬的问道:“今日是我出门拜寿才回,汝家相公是哪一位?叫你们寻我做什事?”
 
  青衣人道:“小人等奉了相公之命,来请公子到家做些诗文。”
 
  许绣虎道:“此时天色晚了,我要回家歇息,明日到你家做罢!”
 
  众人道:“这个使不得。若请不去,就是连累我们受责。”
 
  一面说,一面扶拥着而走。许绣虎道:“请做诗文,绝妙好事,我也不好辞。你家相公,端的是谁?若是俗人,我就不去了。”
 
  众人道:“我家相公是个文人,到那里相见便知。”
 
  说罢,不由许绣虎的脚步做主,各自用手搀扶,却扶走到一座大楼高峻、房舍连云,一个大人家的门首。许绣虎见了,心中却是明白,遂立足道:“着哪个人去报知主人,可出来迎接才是。”
 
  众人道:“晚间不须迎接,且到厅中迎接不迟。”
 
  说罢,又搀扶着许绣虎入到中堂,转入后厅,又进耳房,又出夹道,弯弯曲曲,逶逶迤迤,一重重,一进进,不知走过了多少厅堂廊庑,然后到一小室中来,已有灯光明照。虽不是精致书室,却也有儿幅歪斜诗画,数卷残书。再看那厢,有纸帐梅花,竹床半榻。许绣虎看了,想主人必是个俗物,我回去罢。遂回过头要问众人,早已不知去向。忙寻旧路,走到门边,竟关锁得无路可出。不胜恼怒,道:“这些奴才,是何缘故将我诱哄到此,意欲何为?”
 
  只急得甚是没法。急了一会道:“来路关锁,必有后路可出。”
 
  只得走入小室中,要寻后路,将灯四下照着,但见周围粉墙高有数丈,插翅也不能飞出,急得酒气全无,暗想道:“请我来做诗文,是文人韵事,怎么着人这般恶请?我记得先前进来,是个门第人家。今又如此深房邃生将我关禁,难道怕我逃走了不成?”
 
  又想道:“着人请我是真。恰好我今日不在家,这几个家人遇见了我,遂自一径请来,倘或主人此时已入梦乡,不便相见,家人们不知道理,怕我走去,我将关闭在此。”
 
  正想未完,忽听见里面一众人声音。西壁厢开了一扇小门,有十数人点了灯火,簇拥着一个人走来。许绣虎忙抬头将他观看,你道这人如何模样?只见他:
 
  一脸糟粕气,满腹势豪矜。头上飘巾歪戴,身穿鹤氅披风。一双近视眼,对面不分你我,两肩斜亸侧,横行岂识高低。吐语出言,嘴上白沫乱滚;摇头侧颈,周身摆踱轻狂。人人尽道呆公子,个个称他似丑驴。
 
  这个人跨入门来,见了许绣虎,拍手呵笑道:“果然好个小许!”
 
  遂将两手做了一个手势道:“竟可以如此这般。怪不得我家令尊日日想他,要将我妹子做个牵头,要他入赘。”
 
  说完,将手笼着两只大袖,一顿摆踱。许绣虎见他出言无状,大怒喝道:“何物狂奴,作此丑态?”
 
  那公子道:“呀呀!小许,我实对你说,谁人不晓得我是来大冢宰的大公子,恩萌世袭锦衣卫,将来做官。你若与我妹子做成了这头亲事,你就在我家,吃我的饭、穿我的衣,我就与你如此这般,也不叫你为难。”
 
  许绣虎听了,方晓得就是冯主事说的这头亲事,不肯应允,着人哄来。遂十分恼怒道:“我是文人才子,岂可与你一般见识,快着人送我回去,万事俱休!若使令尊翁老先生闻知,反为不美!”
 
  公子道:“暂与你个榧子儿吃。我家老官实要招你为婿,你为什么推三阻四不肯应允?我今日趁我家老官儿不在家中,略施小计着人将你骗到此地,我实对你说吧,快快应承我妹子的亲事便罢,若不应承,只叫你来得去不得。你说你是什么文人才子,难道我来公子六爷不是文人才子?你说你是个才子,可家里有几个元宝在?料想你不如我家,堆着整千整万个大锭的元宝!你若不信,我领你到库房去看看。你难道不晓得,单才不如实有财的么?”
 
  许绣虎见他一味胡言,只气得无法,恼怒喝道:“丑驴!你令尊翁为女招婿,也要人情愿。你怎么歪缠设计,哄人来家,岂不可耻可笑!”
 
  公子也喝道:“你怎敢将人比畜,叫我丑驴!我做公子的人,海量宽宏,不与你计较。又且爱你的标致,日后还要与你如此这般做个龙阳君哩!”
 
  许绣虎大怒道:“我是黉门秀士,你怎敢毁辱斯文!”
 
  公子道:“啐!莫说你是秀才,你不晓得吏部堂上坐的那老官儿是谁?就是公子大爷我的亲亲的父亲!天下各省府州县大小官员,不知在他手里降迁谪调了多少,希罕你这样穷酸饿鬼,读千字文,百家姓,之乎者也矣焉你这等放屁的秀才!只当得我公子大爷的孙子的的孙子哩。你如今允了亲事便罢,再不应承,只消关锁在此,饿你半年六个月,不怕你不做穷酸饿鬼了。今夜同你说话,觉动了心火,要入内去吃酒,睡妇人了!”
 
  说罢,吩咐家人锁门,遂一哄而去。
 
  许绣虎直气得手足冰冷,浑身动弹不得。见他去了半晌,渐渐回过气来,大骂畜生丑驴。骂了一会,因想道:“我今被他锁禁在此,你看四围一似铁壁铜墙,怎得出去?岂不将我性命断送在此!不如等他再来,且应承他妹子亲事再处。”
 
  又想道:“如何使得!这样丑驴,怎得有好妹子?我若失口允许,倘或勒逼成亲,叫我许绣虎与丑女子作合,如入万丈污泥,如死的一般,倒不如寻死,还是清洁男人。”
 
  忽又想道:“我许绣虎是顶天立地奇男子,然如何寻短见,莫若等他再来,一把扭住与他拚命。不怕他不送我回去!”
 
  想定了主意,等了多时,早有人开门出来。只因这番出来的人,有分教:
 
  休言施德无人报,始信今朝恩报恩。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无声戏春香传欢喜冤家双和欢艳婚野史桃花庵玉楼春寻欢作乐简爱闺门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