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底里难窥真色相 泛常谁识假儒巾

+A -A

  词曰:
 
  尽认宜男,衡文校士,恰值来南。
  为念前恩,修函先生,欣照须参。
  通今博古沉酣,笔到处,纵横妙谭。
  宫墙高揭,无愧无惭。——调寄《柳梢青》
 
  话说居行简见了来书,忧疑未决。却是掌珠小姐说临时自有妙用。居行简再三问她是何妙用,掌珠小姐道:“吴世兄此来,胸中已有成竹,来时不可不见。孩儿若不见他,岂不将父母十五年有子之名,竟成虚话?既见之后,必须应考。倘能侥幸,做个秀才,也不负他报父亲昔日之恩。”
 
  居行简与夫人听了,不等她说完,连忙说道:“孩儿妳怎么考得?在他手中不是侥幸,莫说孩儿有才,便就是略有可观,或者不及完篇,少不得他为妳周全,必定高高放出。孩儿不想一个秀才,也是朝廷名器,关系重大,岂容女子擅窃之理?若是做了秀才,定有一班同案以及先进互相往来,不是以文会友,就是以友辅仁。那时推之不去,却之招尤,这怎么做得?”
 
  掌珠小姐道:“正为人所不能行,孩儿独能行之,才是奇事。若虑做了秀才,怕人缠扰,只消使人递了一张游学文书,在家总不见人,从此换了女装,静俟闺中,岂不先受了一番荣华。”
 
  居行简同夫人直听得心花俱开,笑说道:“孩儿此见,一如蛟龙变化,首尾莫可测度。”
 
  大家说说笑笑以待宗师到任不题。正是:
 
  盈盈闺秀正鲜妍,且又才高性有天。
  若不恃才还逞逞,暗香何得有人传。
 
  过不多时,吴宗师早已到任。到任之后,即来拜谒。果然拜见了居行简,即请拜见师母并世弟。见过之后,因他是个衡文之职,恐生外议,不便款待,因而自去。吴宗师回到衙中,因是岁考,按临各府州处。又过多时,有文书到苏松二府,先考苏州,后考松江。少不得先从县考。居公子是宦家公子,进考时随身带了素琴服侍。题目到手,即举笔濡毫,不假思索,因而县府俱已取居公子为第一名。不日宗师按临昆山,调考两处生童。居行简只得同了公子,带了仆从到昆山寻个寓所。公子这番不便带人进院。到了进考这日,备了一乘小轿,从五鼓先抬进辕门安歇,居公子坐在轿中等候点名。候不一会,早已放炮开门。居行简久已嘱托教官护庇公子进考。这教官见已开门,从县府一起起报名,应声鱼贯而入。点到松江,教官即走到居公子轿边,请公子出来,一同入院,故此井无一人敢来搜检。又引公子坐入号房,等了多时,题目方才到手。果是才高三峡,一泻千里。不到两三个时辰,早已做完。欲待交卷,却见并无一人做完,只得坐在房中。直坐到下午,方才看见有人上堂交纳卷子。此时宗师已退入在内,堂上无人。公子看在眼中,道:“他若出来,反有不便。”
 
  遂将卷子走上堂来,置放案间。正值开门,随众而出。到了辕门口,轿夫连忙迎接,公子坐轿回寓。居行简看见公子出场回来,无限欢喜。着人收拾,连夜下船回家等待消息。这吴宗师看了居公子的文字,竟如美女簪花,鲜妍秀色,深合己意,不胜击节道:“果是名不虚传,长安久誉!怪不得府县取他为案首。既是府县取他案首,我又有何嫌疑?亦以案首取之。”
 
  过不一日,发出红案,竟是第一名居宜男。有人来报喜,居行简一一打发而去。居夫人使人置备了一副极齐整的儒巾、蓝衫,等候送学。到了送学这日,官家行事不同,厅堂结彩,侍从多人将居公子打扮的风风流流而下学。下学之后,一路迎来,直看得满街塞巷的男男女女,无不啧啧称赞居家公子,好一个风流美少年。你道居公子一路迎来,怎生好看?只见:
 
  面如傅粉,头发齐眉,一顶儒巾笼总角;唇若朱丹,身材俊逸,一领蓝衫遮盖体。巾插银花光耀。衫披锦绣成双。坐下白马金鞍,覆罩黄罗深伞。人人喝采,潘安出世好儿郎;个个称奇,西子重生如处女。
 
  居公子坐在马上,一路迎来。见见人俱喝采,昂昂然右扬鞭,左绾缰的东瞻西盼,越显得风流俊逸。竟有个看杀潘安,想杀卫玠,被人拥拥挤挤,拦住了马头不肯放行。还有那些宦家富室的门口,重帘之内,夫人、小姐见了这般似美女的一个小秀才,恐他容易走了过去,叫使女、仆妇出来拦住马头,不容他径去,定要多看一会方才放行。居公子见帘内俱是妇女,越卖弄精神。手勒丝缰,斜翘两镫,两眼注目,射入帘中,两边观看。一时就哄得这些夫人,小姐,以及妇女各笑嘻嘻,启帘争看。内有年纪老成的,恨不得扯她下马,搂入怀中叫声儿子;内有年纪与她相仿的,恨不得一时凑合拢来,成了夫妇。就闹得松江城里城外,这些乡绅富室,各着人来拦路邀截,要看居公子的标致。居家的跟随人役,又不好变脸呵斥,只得由他截去。先前还是顺路,到了后来,不是顺路,也来邀截。家人们怎肯依他,两下吵吵嚷嚷,这边不肯去,那边又不肯放。公子在马上暗笑不止。只得说道:“索性做个人情,不可偏了一边,由他去看罢了。”
 
  那边家人听见居公子肯去,就来笼着马头,引到自家门首帘下,帘内的夫人、小姐竟看一回才肯放行。故此耽耽搁搁直到一更之后,方得到家。此时家中厅堂结彩,鼓瑟吹笙,肆筵排席。居行简同居公子先拜谢了天地、宗亲,然后与夫人坐下,受了八拜之礼。拜完,居公子推说辛苦了一日,不能饮酒,告辞入内。居行简自同贺喜的亲友饮酒,搬演戏文,欢饮终宵。居公子入内,将路上邀截看看的光景与母亲细细说述,各笑一番不题。正是:
 
  善戏谑兮岂是谑,多才必定逞奇才。
  如若认真迂而腐,迂腐之人何有哉!
 
  这番举动,果是有女之家,打听得居公子尚未有亲,俱央人说合。居行简又只得极力苦辞,说公子年还幼小,况且有志,必得中了进士,才肯议亲。无奈愈辞愈有。又是一班新进的秀才,来约居公子去谢宗师,居行简欲要回他不去,掌珠道:“若以宗师为父亲的门生,孩儿不去亦可。今以孩儿为宗师的门生,似乎要去。况且孩儿案首,为诸生之领袖,岂有不去之理!”
 
  居行简听了,点头许允。只得同公子与一班新秀才来。到这一日,居公子与众秀才,各穿戴了儒巾儒服,当堂拜见。拜见完,宗师发放了诸生出去,独留居公子到后堂小酌。因请罪道:“愚兄今日荣幸,皆受尊公老师台之恩,以至如此。适才贤弟与众生员,在公堂之上同行拜谢,使愚兄心有不安,贤弟似乎多赘矣!”
 
  居公子听了,连连打恭说道:“老世兄与家严昔日之师生,小弟与老世兄亦今日之师生,焉敢缺典。”
 
  说罢,饮酒间讲论些文字、古今典谟,甚是雅饬。宗师笑问道:“愚兄在京时,闻得尊翁老师台为贤弟辞婚。只不知贤弟近日可曾有聘定否?”
 
  居公子道:“家严只因愚弟有执意欲得成名之后,议亲不迟,故此尚然有待。”
 
  宗师道:“此乃贤弟志士所为。异日走马春风,看花上苑,少什么金屋阿娇!只不知谁家有福,以作燕燕于飞也!”
 
  两人说说笑笑饮够多时,居公子再三辞行。宗师不能相强,只得起身相送大门之外。居公子同了素琴走出辕门外来,忽见一个秀美少年翩翩迎面而来,两下彼此注目而视,一时不便交言,各将手拱一拱,各自走开。居公子走得远了,方回头看少年。还立在那里,有徘徊不忍欲去之态。居公子因对素琴说道:“谁知世间也有这般一个美步年在我眼中经过。”
 
  素琴道:“果然生得神清秀美,丰韵飘然。据我素琴看来,到也与公子可以并驱中原。”
 
  居公子一面走,一面又说道:“不知谁氏之子,只怕徒具外观,胸中无学,亦不足取也!”
 
  素琴正欲讲谈,早已有家人来接公子。公子坐入轿中,到了寓处。次日同父亲回家不题。正是:
 
  各抱奇姿各抱才,忽然相遇费疑猜。
  乍喜乍惊还脉脉,勾勾引引到家来。
 
  却说居公子别过了宗师,路上遇着这少年,你道是谁?原来是嘉兴府秀水县人,姓许,名汝器,字瑚琏。因幕唐伯虎风流倜傥,遂又别号绣虎。却是世代簪缨。他父亲也是有名之人。这许绣虎自幼资格不凡,读书过目能诵。十二岁就进了一个秀才,他就看得功名,有若探囊拾芥。不期进学之后,不上半年,丁了父艰,又不到一年丧母。他因双亲连丧,祖父遗业原不丰厚,故此家业渐替,也不在他心上,他只读他的书。除了读书做文之外,毫无所长。亏得有个族叔许璜,字近是,在京做官,常有所赠。又得家中一个真诚仆妇,故此薪水灯火之费不致经心,得以安心守制苦读。苦读些时,因在制中,功名尚早。一日读书闲暇,因想道:“当今士子,只不过熟习时文,相沿??抄袭,已成陋规。功名到手,即便弃掷。即有一二锦绣文章,亦不过鉴赏一时,无有实际。怎得有才如班马,诗成李杜,字字敲金戛玉,令人吟咏,口颊生香!我今在守制之年,何不博学以取名。奈何拘拘然束缚胸襟,于八股中去求生活,何其愚也!且我文章,奚往了然,有何可读。再若读去,若读成了一个不迂即腐,不通世务之人,那时想法救精,便觉繁难了。”
 
  自此以后,想定了主只博览群书,讨研古典,以及诗赋、诸子百家之言,无不潜心领略矣。许绣虎资性既高,又肯勤读,何患无成。到了十六岁上,竟学成了一个博古通今之士。又且自小生得眉清目秀,亭亭皎皎。到了如今,一发长成得美如冠玉。况且胸中学问充足,自然而然不觉的晬于面,盎于背,而英华发现于外矣,竟是个风风流流的美少年。但他父丧虽已三年满,母丧也是三年,二服以来已是六载矣。故此向来不留心领略与人交际,如遇要事方肯出门一走,事毕即便归家。在家中竟如处女的一般。每日间嘲风咏月,遇景题诗,兴怀作赋而已。不觉又是三年,已是十八岁上,服满,方才出门行走,拜见学师,烦他出文书到宗师处起服。这年正值岁考,竟考了一等第一名。宗师发落时,不胜施旌。旌奖之后,不要说同学的朋友,不是赞他文章古秀,就是称他诗才擅美,无一不来交好。只是这番称赞,就歆动了城内城外,乡绅富室有女之家,无不羡他少年貌美,要招他为婿。俱托人来说亲,俱各夸张,不是张府上小姐仪容绝世,就说李财主家姑娘容貌无双,终日走来缠缠扰扰。这许绣虎一概不肯应允。又被一班慕他才名的,不是今日来求题诗,便就明日坐着索赋。这个打发去,那个又来相求。终日绵缠,手不离笔。喜得他诗文敏捷,送来笺纸、扇头,举笔诗成,限韵即成,故此不致堆积。这还是腹中所有,易于许人。
 
  最苦的是婚姻一事,往往被人缠扰得无计可回。即使回了张黄李赵,又有吕蔡陶姜来问信,只弄得许绣虎青黄无主,黑白难分。欲就了这家,又恐此女虽有姿色,未必多才,岂是我许绣虎之好合;欲待允了那家,又恐怕其人之女,虽是有才,未必便称佳丽。终日只是含含糊糊,又且不便与人说知心迹。无奈这些做媒的人,俱是受了女家的嘱托,一早一晚的来走动,许绣虎甚不耐烦。口枯且又琐,极力俱辞。到了后来,这些女家见他东也不允,西也不就,恐怕媒人口舌笨拙不善言辞,只得另又托嘱乡坤家寻了乡绅,财主寻了财主,秀才寻了秀才,俱来说亲求允。许绣虎终日迎送不暇,十分愁苦。一日梳洗对镜照了一番,不觉暗笑起来,道:“从来人以貌美为佳。不意今日我许绣虎反以貌美受累,岂不是件从古未闻未有的事,岂不可笑?”
 
  梳发未完,老仆走来说道:“有一位冯老爷来拜相公,坐在厅上立等。”
 
  许绣虎问道:“哪一位冯老爷,他来为什缘故?”
 
  老家人笑嘻嘻,不知说出什么话来。只因这一说出,有分教:
 
  安排陷阱牢鹦鹉,得开金锁脱蛟龙。
 
  不知后事端的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无声戏春香传欢喜冤家双和欢艳婚野史桃花庵玉楼春寻欢作乐简爱闺门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