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回 状告泥土地 哑巴喊冤枉

+A -A

  且说施公坐堂,看那告状之人,身穿绸绞,生得清秀,年纪四旬有余,面貌慈善。看罢,施公道:“报上姓名来,有什么怪事?”
 
  那人道:“小的姓王,名叫自臣,住在东关。父母亡故,只有妇室。小的在东关作典当生理。家之对门,有座地藏尼庵,女尼在内。昨晚小的回家稍迟,月明当空,约三更时分,小的来至家门首叩门,忽见庵门之上,挂着两个男女人头。吓得小的魂魄俱无,急进家门,将门关上。直到天明,不敢隐瞒。今早尼庵中女僧老尼,反来怪人。不得不报。”
 
  施公闻言,心中暗想:“真正奇事都出此地。除非如此……”想罢,吩咐衙役,跟王自臣传了庵主来。该直答应,随同而去。
 
  施公又叫衙役,速去带那告好的海潮来听审,再将报抢劫杀命的李天成并胡登举传来听审。众役答应而去。施公吩咐先带凶僧听审。公差答应,立刻带上,一齐呼堂施威,凶僧并不下跪,施公大怒,骂声:“凶徒,快快实招过犯!”
 
  九黄大叱:“贫僧如来佛教之下的弟子,谨守规法。原是请办佛会,为何拿我?大清法严,凭甚锁擒?”
 
  施公见他一派不忿之气,用手一拍:“本县给你个对证!”
 
  叫两个小和尚上来跪下。九黄一见,骂道:“小秃驴来此何干?”
 
  小和尚说:“你的事情犯了!你不如早的招认罢!免的驴脚吃苦。”
 
  施公道:“你的凶恶,本县已访真切。”
 
  吩咐把凶僧带下去,将莲花院众僧带上来。
 
  青衣答应,把八个僧人,带上公堂跪下。施公反带笑脸开言道:“你等实说,本县定然轻恕。”
 
  和尚们一听,叩头回道:“求老爷只问九黄,则人命盗案,登时就明。”
 
  施公吩咐带下去,又把十二寇带上,一齐跪下,相貌狰狞。此时众寇药酒都醒,知道被擒,施公说:“本县有一言,与你们好汉商议。目下九黄,七珠被拿。本县颇有好生之德,你们实言讲来。要替九黄、七珠瞒昧的,反误自己。不但自家受了罪过,还不知性命如何,你们想想。”
 
  强盗一听施公吩咐,个个感化,不约而同,口称:“老爷,小人们不敢不招,方才宪训煌煌。只求老爷把九黄叫上来,好当面对词,即见清浑。”
 
  众寇说完,又说:“叩祈老爷超生!”
 
  施公听罢众寇之言,说道:“少时即唤问凶僧。你们报名上来,本县好分别结案,以便开脱。俱各说了姓名,再叫九黄到堂面对。”
 
  众寇一听,都报姓名,说道:“凤眼郭义、上飞腿赵六、宽胳膊吴老四、快马张八、抱星鬼周九、铁头刘五、活阎王王乔八、独眼龙王三唤、小银枪杜老叔、朴刀赵二、单鞭胡七。”
 
  挨次报名已毕。且看下文分解。

推荐阅读:漫长的告别东方快车谋杀案无人生还脑髓地狱罗杰疑案血书长眠不醒龙图公案希腊棺材之谜双面笑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