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回 小和尚实诉 遭难妇有救

+A -A

  且说二公差领兵一拥而进,直至玉皇阁。十二寇被蒙汗药治住,俱被擒了。又领至厨房,余僧醉卧,登时被擒。二役报明,二公下马进庙,廊下坐定。灯火照如白日。吩咐带上众寇与僧等问话。公然说:“众寇被药酒所迷,尚未醒来。小和尚明白。”
 
  施公说:“带上来!”
 
  二役走至空房,掀开棉被,把口中棉花挖去,解开脚下之绳,提到二公前。施公用手一指,喝道:“你休得胡言!九黄已经被擒,若不实说,立取你狗命!”
 
  小和尚听见九黄、七珠被擒,知道不好了,说:“老爷不用动刑,我们实说了。”
 
  就将从前怎生进寺,如何作恶,如何奸淫,夫妻如何避雨,诱女进庙内,乱棍打死他男人,把妇人养在庙中,尸首现在庙后一一说明。施公一闻,就说道:“既有妇人,衙役跟去唤来。”
 
  不多时带到,施公一看,那妇人泪眼愁眉,形容憔悴。施公问道:“你是那里人氏?丈夫到那里去了?”
 
  那妇人口叫:“老爷,小妇人丈夫,姓杨名进宝,被和尚害死;将小妇人强占在寺。”
 
  施公说:“为何不替你夫告状?缘何夫死从僧?”
 
  那妇人说:“关在空房,万难脱身。”
 
  施公说:“也该一死全节,何忍偷生,不顾大义?本县不便细问其故。”
 
  那妇人说道:“小妇人住在罗文路,名叫罗凤英。丈夫贸易折本,无奈投亲。只因大伯住在江都城内十字街前生理。小妇人同夫投奔到彼,还可度日。不料至此下雨,暂在山门避雨。适遇恶僧无故用棍把夫打死,将奴身藏住宣淫。小妇人无奈,只望拨云见日,替夫伸冤,叫大伯领尸入土,小妇人纵死九泉,也可闭目。”
 
  施公一听,意甚悯切。天已大亮,施公吩咐:“你且起来,随本县进城,自有公断。”
 
  又吩咐将十二寇并一切人等带着,留兵看守庙宇。分派已毕,二公出庙,上马进城。大街两旁之人,观看拥挤不开,议论纷纷不表。
 
  且说两个男子,一个妇人,拦马跪倒,口喊:“冤枉!”
 
  二公勒马,打量这女子:年纪约有三旬,头挽仙髻,桃面朱颜,腰似杨柳;青衣蓝裤,三寸金莲,杏眼微睁。两个男子:一个相貌凶恶,衣帽齐整;一个口眼歪斜,一身粗衣,白袜尖鞋,睁眼张口,满面发青。施公看罢,说道:“尔等都是告状的么?”
 
  那恶人先答应道:“是。”
 
  忽又一人喊冤,系告土地。其人不过是俗常打扮。施公吩咐:“一并带起,当堂再问。”
 
  青衣答应上锁,二公并辔进衙,至滴水檐下马,立刻升堂。振公旁坐。三班排列。
 
  只见角门跑进二人,上了公堂,大叫:“县主爷爷,小人来报屈情。”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漫长的告别东方快车谋杀案无人生还脑髓地狱罗杰疑案血书长眠不醒龙图公案希腊棺材之谜双面笑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