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小积德老蚌生珠 大聪明娇娃吐秀

+A -A

  诗云:
 
  从来积德可回天,燕燕于飞乐有年。
  风道蕴籍成佳话,蛾媚生成体似仙。
  步趋学礼宜男子,幽阁传香羡女嫣。
  寂寞眼前惆怅事,暂妆聊解一翩翩。
 
  话说前朝南直隶松江府有个世族,姓居名敬,表字行简,由进士出身。因他为官清正,不趋权贵人,且落落寡交,所以做官二十余年,只做到鸿胪寺少卿之职。这鸿胪寺是个清淡衙门,若不营谋差使,除俸禄之外,并无所有。这居行简素甘宁淡,反觉得意,若遇有事,随众入朝,无事只在衙中,同二三知己饮酒赋诗而已。他既不营谋差遣,又不趋势升迁,又非谏官言路,一连在任几年,倒也无荣无辱,这俱不在他心上。只有一件是不足意的:年将近五,子嗣艰难。因恐将来箕裘无托,宗嗣乏人,心中常有所苦。向来夫人祝氏劝他收婢纳妾,居行简依从,收纳了几个婢妾,不料绝无误了她的青年,遂极力替她遣嫁良人,务必使其得所为快。又且夫人贤惠,能体丈夫之心,打发婢妾就如出嫁女儿一般。这些婢妾无不感念深恩,各在背后,或向神灶之前拜求祝告,愿老爷夫人早生公子。不多时,这些侍妾在家绝不生育,嫁出之后,不是这家生男,就是那家生女,俱着人到夫人处报喜。居行简也甚欢喜。欢喜之后暗暗点头,甘心命薄,生子之念绝不强求。夫人也还劝他再纳,当不得居行简正言历色说道:“儿女自有分定。我又何必害人女子,以干天怒?”
 
  自此夫人再不劝纳。不期这年夫人四十上下得孕,生了一位小姐。居行简大喜道:“我已绝望,不意天可见怜,赐我半子,何异掌上明珠。膝下承欢不乏人矣。”
 
  自此夫妇爱如珍宝,就取名为掌珠小姐。正是:
 
  娶妾生儿谁不愿,娶而不育误偏房。
  苟能识得其中意,不赐麟儿也赐凤。
 
  夫妻二人自生了掌珠小姐之后,满心乐意,恨不得她日夜长成,叫声爹妈为快。只将她金装玉裹,锦绣堆中,抚养过日。不知不觉到了五六岁上,这掌珠小姐果乃秀气所钟。她生得:眉不描而弯弯,唇不朱而颗颗,脸不粉而如雪,腰不束而蜾蜾,眼含水而鲜鲜,气吐兰而娜娜,休夸鹦鹉能言,嬉笑顽行会坐。居行简常抱她在膝上,教她记诵些诗句。掌珠果乃性慧心灵,一教便能记忆。有时问她,她就清清朗朗,不忘一字,不期掌珠小姐性灵既秉天资,父训即能领会,居行简不胜欢喜,自此时时教诲。过不多时,便能对对,又过年余,出口便能成章。居行简暗暗惊奇。一日闲暇,夫人同掌珠小姐欢笑间,居行简叫小姐走近身侧道:“我进偶有一对,孩儿可能对么?”
 
  掌珠道:“孩儿愿闻。”
 
  居行简因出一对道:云霞天结彩. 掌珠小姐听完,念了一遍,然后对了一对道:山秀地呈文
 
  居行简一时出便这一对,也还疑掌珠一时对答不出,谁知不待思索,对得工巧,满心欢喜道:“孩儿果是聪明。我还有一对,妳还可对么?”
 
  掌珠道:“父命焉敢不对年,只恐对的不好,要求父亲教诲才是。”
 
  居行简又出一对道:花月为知己, 掌珠又应声对出一句道:文章似故人. 居行简见她对的敏捷,不胜惊喜,遂双手将掌珠抱置膝上,抚摩头项道:“我的儿有此异才,道统可继。只可惜者……”
 
  说罢,就不说了。夫人听了道:“老爷既爱我儿聪明能对,极该欢喜,为何又说可惜?”
 
  居行简只摇头不答。当不得夫人再三相问,只得说道:“孩儿如此聪明,我怎不喜欢?只可惜不是个儿子。若是个儿子,读我父书,自是功名唾手,以振箕裘。如今是个女孩儿,虽具聪明只觉 无益。”
 
  夫人听了说道:“虽如此说,女孩儿只患无才无貌耳,若果有才有貌,日后定招佳婿,自然孝顺你我。”
 
  正说不完,早有门役报入内来,说道:“朝中有事,快请老爷入朝。”
 
  居行简听了,连忙更衣,即入朝去。
 
  原来此时四野生平,万民乐业,所以民间祯祥屡见,不是生产麒麟,就是鸾翔凤舞,以及禾生九穗,或生孝子贤孙,或有贞烈妇女,地方官员俱各纷纷进表,上达天聪,天子见表欢悦,遂谕大臣,遣官大赦民间。旌者旌之,奖者奖之,以应上天之呈瑞。一时旨下谁敢不遵。賚诏者奉差而去。尚有川蜀抚臣所奏的禾生九穗,只因路远,蜀道崎岖,无人敢去。朝臣因知居行简不善营谋,久不差遣,做个人情,将他填名,故此报到衙中。居行简入朝,奉命领旨回衙。次朝奉命南行而去不题。 正是:
 
  王臣蹇蹇涉西南,一纸丹书出九天。
  已发未发俱成赦,褒忠旌节显高贤。
 
  夫人与掌珠在衙署中闲暇无事,因忆前言,暗想一番道:“我今日何不将她如此这般,只不过承欢膝下,嘻乐目前,有何不可?”
 
  遂取出些绸绫绢疋,裁裁剪剪,不消两日,做成了几件小小男衣,竟将掌珠上下打扮起来,又教她些行动轩昂,礼仪中节。掌珠一一领会,俨然是一位小公子,日夕在房中与母亲作伴。夫人又吩咐下人,只称公子相公,并不许说出小姐二字,童仆男妇无不遵依。夫人见打扮得掌珠宛似男形,因笑说道:“我今看了亦难分别,且等连夜回来,看他颜色如何再作商量。”
 
  且按不题。正是:
 
  男装女扮亦常有,女扮男装世有之。
  假假真真还错错,真真错错有于斯。
 
  居鸿胪奉了诏旨,带了跟随,沿途伕马迎送,不多日到了蜀中。一应官员迎接入城。开读之后,若是别人,就去拜谒缙绅,新知故旧,讲人情,说分上,无不满载而归。这居行简硁硁自守,决不肯以利欲存心,只受些地方官的常规礼仪赆敬而已。过不多时,依旧回旨归家。夫人携了假公子说道:“老爷出门不久,有个人家着人来说他家儿女甚多,特将这儿子送来过继与我为子。我见他生得也还秀丽,一时不便拂他的美情,故此留下,等老爷回来商量,故此尚未取名。”
 
  说完,吩咐使女铺毡。公子听了,连忙鞠躬,趋向居行简面前,低头作揖。连请:“父亲请坐,容孩儿拜见。”
 
  说罢,遂恭恭敬敬的拜了四拜。拜完,即立于夫人之侧。居行简一时仓卒受礼,口中不说,内心想道:“夫人多事。别人家的儿子,怎就过继?又不知何等样人家?好不孟浪。”
 
  遂定睛将这小孩子看去,只见他:
 
  头上巧梳双总角,身穿时样小男衣。粉底皂靴,行步履声橐橐;金铃玉佩,摇摆响动琅琅。白净不须施粉,朱唇奚用丹涂。庭前施礼,折旋中节,膝下承欢,循规蹈矩。满门欢庆佳公子,遍处传扬美少年。
 
  居行简看得惊惊疑疑,等这小孩子拜完,正欲问明来历。夫人笑道:“此儿天赐,老爷心愿足矣,何必惊疑。”
 
  因对掌珠小姐笑说道:“妳既拜了父亲,正该随侍,常言男子随父教,女儿从母训。孩子快去随侍了父亲。”
 
  掌珠小姐听了,遂立父亲身侧,牵衣嬉笑,连叫父亲。居行简看明,方知就是女孩儿掌珠,也不觉欢喜道:“我就疑世间哪有此秀美儿童,原来是夫人的作用。既是夫人将女孩儿改了男装,我今不得不认做为男儿了。”
 
  因想了一想道:“若使孩儿能读父书。异日倒也有一番佳话。”
 
  遂吩咐家中童仆以及使女,自今以后只称公子,并不许说出小姐一词。正是:
 
  一番佳话一番新,游戏如何却认真。
  到得认真还错错,认真错错结朱陈。
 
  居行简与妇人竟将掌珠小姐认做儿子抚养下去,到了七岁上,竟请一位先生来教她。取名宜男,表字倩若。这日先生进馆,点了几行书,只教得一遍,公子便能自读,先生深以为奇。不到日中,有使女出来对先生说道:“我奉夫人之命,说公子娇怯,不能久坐,着我禀明,叫公子入内,以慰夫人之念。”
 
  先生听了笑说道:“公子才上新书,坐不一时,怎就进去?”
 
  却又不好拂了东翁之意,只得说道:“我今放你,方才所教的书,不要忘记了。进去读得几遍,明早来背。”
 
  公子道:“方才先生教的这一页书,门生已是透熟,何必又读,先生如若不信,待门生背了去罢。”
 
  先生听了,只疑他说谎,却又不好说他。只得消了一笑道:“这一页书五六百字,你方才只读得两遍,连教只得三遍,岂能就熟能背之哩?你既说能背,若背得几行,不致断续错乱,也就算好了。你拿书来背与我听。”
 
  公子不慌不忙,走到先生身边,将书置于先生面前,只背得清清楚楚,一字不遗。直喜得先生欣花俱开,连叫神童,赞不绝口,遂放他入内。自此居夫人只到饭后打发公子上学,不到日中,就着人来接公子进去,自此习以为常。这先生知道居鸿胪只有这位小公子,是他的性命,夫人又且溺爱,又见公子资质非凡,教训绝不费力,倒自由自在。不知不觉,一连三年,直教得居公子无书不读,讲明圣贤义理,然后行文。居公子过目不忘,下笔自成文彩。况且往来学中,只有一个时辰,有什破绽看得出来?故此这先生见了居行简,不是夸称令郎天资敏慧,就是赞学生才思过人,再若造就几年,功名决不在老先生之下。因将公子做的文字送看。居行简只微笑说道:“小儿愚昧,有过顽石。若非先生琢磨砥砺,何以至此?”
 
  入内与夫人说知,大家说说笑笑。正是:
 
  从来计巧可瞒天,闺秀于今且学男。
  只为承欢无别意,谁道关雎咏二南。
 
  原来这个先生是个老举人,一向流寓京中,姓王名谦六,居行简知他朴实,故此请他做个西席,也只说教诲掌珠识字而已。不期王谦六只认真是公子,不敢怠忽,虽是每日只有一个时辰在馆中,他却无不尽心训诲,循循善诱。学者既具天资,能不一旦豁然?况且王谦六以为今日师生,异日必能亲敬,故此十分得意。先前还只在东翁面前称赞,后来他竟逢人说项,到处扬名,以居公子为当世神童,异日功名定然翰苑。一时长安城中,你我相传,俱晓得鸿胪寺居行简的公子貌似美人,才如子建,就歆 xin动得京师中卿绅士夫有女之家,无不愿结丝萝,欲见而不可得。先前居行简一个苜蓿冷署,又且落落寡交,不求荣辱的人,到如今不是同年拜访,就是故旧攀谈,这边送去了故旧,那边又迎显宦辱临。这些人的来意,无非注意求婚,欲识佳婿耳。一日来了一个显宦,叫做来应聘,现任工科。门上人急来传报投帖,居行简迎接入堂,各叙寒温之后,来应聘请西席相见,并请公子一会。居行简听了着惊,不觉一时面红耳赤起来,又不好遽辞,只得含含糊糊的说道:“小儿初离鸿褓,饥馁nei未知,抑且本性柔弱,举动倩人,往往不出中堂。近日虽曰延师,亦只不过小弟叨列冠裳,使其识字,以免河东白豕开之诮。除识字之外,日伴老妻于寝室之中,从未识人一面。至于趋庭学礼,一些不歆,今日焉敢遽出接见王公大人长者?若见面失礼,开罪于王公大人长者之前,又不如不使之为妙也。”
 
  来应聘听了正色说道:“老年兄此言差矣!见与不见,各有不同,小弟与年兄通家世谊,非比泛常,令郎公子乃是年家子侄,又且同在京师,何得拒人千里,以‘失礼’二字塞之?小弟此来殷殷求见,以年家子侄,犹予比儿,亦可同珍同宝。抑且也闻传播,谁不目为神童?弟故浅陋,岂敢自负伯乐,以识龙驹耳。在童稚之子,何得有失礼开罪而罪之?只不过垂涎老年兄有此宁馨,异日飞扬,尔喜尔喜,而愿见之也。且非闺秀不出户庭之比,正该使其趋庭学礼为妙。”
 
  居行简见他决意要见,一时无法可回,只得传谕请公子出见。只因这一出见,有分教:
 
  世事渐非甘退隐,闭门何必向空山。
 
  不知居公子可肯相见否,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阅读:满江红春香传欢喜冤家桃花庵双和欢艳婚野史闺门秘术无声戏寻欢作乐山水情